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幻想  »  《异能催眠:DIO篇》作者:蓝色泡泡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异能催眠:DIO篇》作者:蓝色泡泡
追着眼前的人影,奥莉薇娜挥动手上的长剑把眼前的大门砍成两截  白色的旋风瞬间撕裂前方的一切障碍,让她能够清晰地捕捉到想要逃进地下的人影。  「还想跑吗!你可逃不掉了!」  不作细想,奥莉薇娜已是快步跟上。  ——事情回溯到数个月前。  奥莉薇娜隶属的组织在数个月前一直受到不明组织的干扰,不管是物资或是支配区内的据点也被接二连三的破坏。  不管是精神失常的生还者或是现在残留的痕迹,仅有的线索都指向了那个被其它集团以『物恋』称呼的地下集团。  自从数百年前对全世界发动了各种手段的袭击后,这个集团一直都没任何活动迹像;但是,直到去年有数个优秀的特工先后被来历不明的异能者绑架后,物恋这个名字逐渐从人们的记忆中浮现。  其中一个使用火炎异能的失蹤特工,更是奥莉薇娜的好友,所以她才会主动对组织提出请求,加入这次的捕猎行动。  直到今天,长达三个月的追逐战将要步入终结——  「别跑!」  跟眼前的目标展开追逐,她很快就穿过走道进入了广阔的空间。  而被她追赶着的矮小人影则是敏捷地冲向前方唯一的出口。  「喝啊!」  见状,奥莉薇娜挥舞手上的武器,催发体内的异能力量。  狂烈的旋风在没有窗户的地下通道中捲起,伴随她的动作收缩形成了锋利的气刃,劈向了前方逃跑的人影。  否。  在人影想要避开的瞬间,气刃攸然曲折起来,往上方的天花狠狠撞去。  沙尘跟混凝土在粉碎的瞬间随着爆风激起了片片烟幕,随之倾落的岩块形成了厚墙把人影的进路就这样封死。  下一秒,除了奥莉薇娜进来的铁门之外,这个本来是储藏库的地方已经变成了密室。  「啊……!」  察觉到没法继续逃跑的人影转向了奥莉薇娜,露出了被黑色大衣盖着的幼嫩脸容。  「你已经走投无路了!」  架起长剑,奥莉薇娜已是作好了随时进行攻击的準备。  她对这个目标的详细数据并不清楚,可是她从组织提供的情报得知眼前这个看起来跟小孩没两样的人也是高级的异能者,所以不敢冒昧进攻。  「真是麻烦啊……去年明明就没有特工能摸到这地步……」  「少废话!不想吃苦头的话便把你所知的一切都说出来!」  奥莉薇娜并没有因此鬆懈,剑上的旋风也渐渐染起白绿色的异能光芒。  只要能够活捉这个人,从他身上得到『物恋』的情报,组织便可以把那些家伙一口气歼灭,甚至把自己的好友救回来。  「我本来还不想动手的呢……」  说完,少年摆出了以左手朝前一横的奇怪姿势,臂上的腕轮也同时展开了具有实体的光幕。  「!」  几近是本能察知到眼前将会出现的危机一样,奥莉薇娜已经出招。  旋起一道光孤的剑尖爆起了轰音,怒咆的风刃在高压中撕开空间以及坚硬的地板跟墙壁,向着眼前的少年直迫而至——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捨弃手牌的【速攻稻草人】发动效果!」  ——却没能命中对手。  凭空浮现在少年前方,带着金属框架的巨大稻草人撞上了气刃,让奥莉薇娜的攻势因此落空,激起的闪光跟沙尘甚至让她的视线受到阻碍。  (这是召唤怪物的异能吗……!)  没能制伏目标的她很快就察觉到自己的失误。  她不应该说那 多话让对方有準备空间!  横剑一舞让旋风把眼前的烟幕驱散,奥莉薇娜已是同时向着手持卡片的少年踏步进攻。  「抽牌!移除【岚征龙】跟【焰征龙】特召手牌的【瀑征龙】!」  然而在那个稻草人出现的时点,她已经失去了先制的唯一机会。  随着少年的声音响起,同样凭空浮现在奥莉薇娜前方的是被冰寒的冻气缠于鳞甲上,有着犄角的苍蓝色巨龙;在盘旋冻气的干涉下风刃一瞬就被吹散似的消失,令奥莉薇娜的攻击直接失效。  「甚 !?」  「被移除的【岚征龙】以及【焰征龙】的效果发动,从牌组把【幻木龙】还有【炎界护卫龙】加入手牌!然后通常召唤【幻木龙】!」  取代蓝色的巨龙,身体长出棕色藤叶的蛇龙护在少年的身前。  挡住了正前方的进路,蓝色的飞龙以双爪攻向奥莉薇娜,让她不得不放弃追击少年的念头,全力挡架那足以粉碎精钢似的强劲挖击。  犹如被巨大的铁锤直接撞在身上一样,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朝后飞退,只能扭动身体勉强站稳,同时向旁一跳避开巨龙那往自己腰间扣合的獠牙。  「发动【调和宝牌】,把【炎界护卫龙】送入墓地抽两张卡,再发动【手牌抹杀】!」  说着常人难以理解的语句,少年不断把手上的卡牌移到别处之后,再从腕轮凹槽上的牌库抽了三张卡片。  可是对于奥莉薇娜来说,那已经不是她能够抽出闲暇留意的东西了。  翻舞长剑划出轮状的旋风,她勉强将巨龙扫向自己的尾巴弹开。  (好强悍的怪物……这最少也是高级异能……!)  奥莉薇娜并不是没有对敌经验的特工。  从自身觉醒成异能者之后,她面对各种敌人也没有败北过;即使是恶贯满盈的杀人鬼她亦没有害怕,更不会感到棘手。  但是这个少年的异能是相当稀有的召唤系,眼前名为瀑征龙的怪物更是令她不能直取对手,只能依从正攻法把怪物先打败才能。  (那 ……!)  定下心神,奥莉薇娜轻轻吸了口气,再度舞起长剑。  狂乱地在室内奔走的烈风激起了数之不尽的涟漪,交错的乱流绞缠在一起化作肉眼无从追上的鎌鼬,瞬间就在瀑征龙身上轰出无数血痕;更进一步横剑的雪白剑芒连同残留的气压奏起冲击波,瞬间就将苍蓝的巨影轰到墙上。  「糟……【幻木龙】的效果,等级变成跟瀑征龙相同的数字!」  「喝啊!」  在幻木龙身上冒起水雾跟光芒的同时,奥莉薇娜已经回身挥出旋劈把苍蓝巨龙的头颈直接改成两截,下一秒的直砍更是将之剖腹斩杀,让召唤兽化回不存在实体的光沫。  脚步不停,她已是翻身跳起,藉上升气流越过幻木龙的扑击攻向少年。  「移除墓地的【速攻稻草人】以及【幻水龙】,从手牌特召【岩征龙】!」  金铁交呜的尖响传遍整个地库。  在奥莉薇娜的长剑前方并不是她想要一口气斩下击倒的少年,而是被层层厚岩似的鳞甲包住全身,彷彿小山一样的深棕色岩龙。  伴随岩征龙旋动身体,人在半空难以发力进迫的奥莉薇娜只能被弹开,退回了原处。  「把等级7的【幻木龙】以及【岩征龙】进行 放!」  「这是……!」  随着少年那独特的指令,两只体格跟性质明显不一样的龙在奥莉薇娜眼前形成了充满光芒洪流的涡旋;即使用上了异能阻隔,从中不断溢出的冲击气流依旧让她难以再度进攻。  「超量召唤!【No。11 巨眼】!」  下一秒,喷洒而出的星光形成了具有实体的冲击波,令奥莉薇娜不得不放弃接近对手的念头,直接往后一退避过随之轰起的冲击。  在光芒减弱之后,在她眼前虚浮着的是闪亮着白银色外壳的奇特巨锥。  然而让奥莉薇娜没来由地感到恶寒的并不是那奇妙的召唤形式,而是眼前被两团光晕守护着似的锥状怪物那朝向自己无声地张开,充斥着粉红色跟紫色异光的眼晴。  还没来得及整顿思考,她的剑已向巨眼怪物劈出,无音的真空刃一瞬就在怪物身上留下深刻的烙痕。  (……不能让这怪物行动!)  选择了相信自己的直觉,奥莉薇娜以双手握剑将之高举——  「巨眼的效果发动!一回合一次,移除一个超量素材,得到对方场上一只怪兽的控制权!」  可是,终究晚了一步。  「移除素材的【幻木龙】,指定奥莉薇娜!【诱惑凝视】!」  「甚——!」  在奥莉薇娜挥出第二剑之前,怪物已经用那异样的眼晴如字面般把绕在身边的光晕吞下,发出了更加强烈的紫红光芒。  彷彿彩虹一样不断变化的七色闪光很快就佔满了奥莉薇娜的视线。  (脑袋……好痛……!)  侵入奥莉薇娜身心的不止是单纯的异光,随之而来的更是让她连武器都无法拿稳的剧痛;让手脚无法施力的强烈疼痛令她不由自主的半跪在地上,颤抖起来的双手只能勉强撑住地板不让上半身倾倒。  但是比起来自身体的痛楚,那让奥莉薇娜不由自主想要停止思考的惰情冲动更是难以抵抗。  脑袋变得沈钝起来,思考没法梳理眼前的情况,那犹如整个星期未曾入睡的强烈疲劳感一丝丝地侵略着她的身心,让奥莉薇娜的意识越发朦眬。  (我…………不能……就这样……)  视界被无数的光晕涂乱,耳中传来只余下逐渐沈寂下来的杂音,平沖感跟距离感也已经错乱起来,奥莉薇娜只感到浑身轻飘飘的使不出力气,逐渐把脑袋压烂似的睡眠慾也让她的心思无法回覆清醒。  连摇晃脑袋气力也没能保留,她只能勉强侧过脸去,想要逃避来自巨眼怪物的奇异视线。  「————对象——素——效————再发——」  耳中已经听不见前方传来的声音,眼中只余下片片不断旋转起来让她更加混乱的紫色彩虹,奥莉薇娜只感到整个人正要沈殁到陌生的深渊一样。  银牙轻咬挤出了最后一丝清灵意识,奥莉薇娜不顾身体平冲向着前方用力甩出左手。  在视界被完全掩盖前的最后一刻,她依稀看到了巨眼怪物被自己掷出的鎌鼬命中,爆起了片片蓝色的光纹。  随着脑海忽然涌溢出来的安心感冒起,奥莉薇娜的意识亦完全失去了维持清醒的能力,身心意识都沈进了冰凉的深渊中……  在地库肆虐一切的狂风随着奥莉薇娜的昏迷而逐步消散。  同时,身上留下了巨大切痕的巨眼怪物也随着少年收起腕轮的动作融合于空气中似的消散。  「真是好险……」  呼了口凉气,少年走向整个人毫无反应的奥莉薇娜前方。  他的异能虽然能够对他人的心神产生很强力的效果,但是不论在使用条件或  是运作限制上都有很大的制约;要不是他成功把奥莉薇娜引诱到这个没有第三者  在场的地库,肯定会被她给击败抓走吧。  可是,一对一的现在,他的胜利已是不可动摇。  「奥莉薇娜,听得到吗?」  「…………」  走到了跪坐在地上的奥莉薇娜眼前,少年这样的问道。  没有出言响应,或者该说是没有说话的能力,她只是对少年轻轻的点头,本来亮丽的眼神现在只余下毫无生机的空洞感觉。  如少年在战斗中所宣言的一样,她已经陷入了巨眼抢夺控制权……夺去自我意识的空白状态。  因此少年现在不管说甚 ,脑袋完全陷入空白的她亦会将之视为真实。  事实上,在少年利用巨眼怪物的能力对她进行干涉的时候,没有第一时间逃离战场的奥莉薇娜已经注定落入他的手中。  「好好听清楚喔。你现在看到的是一片很舒服的光芒……」  「…………」  空洞的眼神不带任何焦距地直视前方,奥莉薇娜只是沈默地吸收着来自少年的指令。  在她那没有任何自我的思考当中,也随之溢出柔和的光芒。  「当你看着那道光芒,就会感到很舒服,不需要去想其它事情……」  「……」  随着少年的指令一句句在奥莉薇娜耳中响起,她本来无神的表情逐渐熏染上几分发自内心的柔和感觉;失去了自主思考的现在,她的潜意识服从着外界的指示让身体逐步放鬆。  呼吸声变得更加轻弱,节奏亦随之放缓,现在的奥莉薇娜彷彿变成了失去灵魂的木偶,随时可以任人鱼肉。  「你会一直看着那道光芒,然后一直看向里面……」  少年的诱导继续着。  双眼望向甚 都没有的前方,奥莉薇娜默默地堕入脑海中虚构的光芒。  「越看就会越放鬆,越放鬆就越不会想去思考,只想听从……」  走上前扶住那乏力而随时倒下的柔软身体,他小心翼翼地将奥莉薇娜放到地上,语句声量也逐渐收细。  「对,就是这样,不用思考,只要听从我……」  「……」  被平放在地上的奥莉薇娜已经没有任何反应,只是静静盯着上方。  少年的耳语则是彷彿成为了无孔不入的水点一样,岁步渗入了她那空蕩滥的脑海深处。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接下来,你听到的说话,会在心底不断重複,直到它们成为你发自内心的真正想法为止……如果能够理解的话,便点点头……」  稍稍顿了顿,他在看到奥莉薇娜的头部微弱地上下颤动过后才继缤开口。  「那 ……在你张开眼晴的时候,你会完全服从第一个看到的人,并打从心底的对他投注所有信任跟忠诚……」  小心地咀嚼着用字,少年在奥莉薇娜的耳边低语。  同一时间,在她那空洞一片的思绪中,这些指令则是急速地侵蚀着她本来的思想,向最深处渗透进去。  「直到这些话成为你自己打从心底渴望成真的想法之后,你会默念自己的名字……知道了吗?」  静待了数秒,他就看到奥莉薇娜微微的抖动头部。  没再追加指令,少年留意着她的神态。  在短暂的沈默过后,察觉到她亦没有出现任何排斥的徵状之后,他才暗暗松了口气。  (幸好没输掉,不然可让大人丢脸了……)  如奥莉薇娜所预想的一样,少年是来自『物恋』的特工异能者。  得到了某个战友的情报前来这个地区执行任务的途中,他很不巧地被奥莉薇娜所属的组织给盯上了,因此不得不花费时间把这个天大的麻烦解决掉。  虽然说他的异能效果相当强,可是能够避免意外的话他肯定会选择这种慢工出细活的步调来进行洗脑。  不过辛劳总有好收穫。    如无意外的话他就能再捕获一个很适合支持自己的玩偶——  「……奥莉……薇娜…………艾比菲……斯…………」  「!」  没有等待多久,少年就听到了自己最期待的东西。  虽然声音逐渐低沈起来,可是奥莉薇娜仍然依从着少年最初残留的指令,断断续续地重複说着自己的名字。  在完全没有反抗余地的状况下,她只能服从外来的命令。  「那 ,望向这里,然后慢慢的张开眼晴喔∼」  「……」  被少年扶起的奥莉薇娜望向被摆好的方向,乏力地把眼皮缓缓撑开;而在这个丧失自主思考的情况下,她理所当然的无法察觉到自己即将失去自由这个残酷的事实。  张开眼晴的时间从来都不会很久。  少年很快就看到了在奥莉薇娜的瞳孔底下倒映出来,自己的奸笑表情——  奥莉薇娜只感到脑袋残留着强烈的沈钝感觉。  彷彿被灌了铅似的手脚没法自在活动,昏乱迟钝的感管让她花了好一些时间才清醒过来。  「这里是……!」  未待她能够有所反应,奥莉薇娜的视线中已经出现了少年的脸孔。  剎那间,从胸口涌现的强烈感觉把她残余的思绪都洗刷一空;明明是毫不讨喜的嘴脸,奥莉薇娜当下却感到了阵阵没来由地让她深深信赖的感觉。  「你……我……这到底……」  奥莉薇娜结结巴巴的想要询问甚 ,却无法说出完整的一句话。  脑中完全腾不出一丝半分的怀疑念头,她只想全心相信眼前这个少年。  「听我的话,好吗?」  「……嗯!」  在被少年请求的瞬间,奥莉薇娜只感到脑袋一片空白,嘴巴更是不由自主的吐出了从心而发的冲动语句。  可是这个莫名涌现的感觉却没让她感到半分厌恶,更对自己无意识的反应感到了几分喜悦。  把使命跟任务都抛诸脑后,奥莉薇娜心中只余下对少年开口的莫名期待。  至于少年对着自己露出那不符合年龄的恶质笑容,她根本完全没有在意。  「那 ……先来服侍我看看吧?」  随意找了个角落坐在地上,少年看向奥莉薇娜说道。  「当然,是性慾的意味喔。」  「!」  看到奥莉薇娜脸上的表情急变,少年露出了一副戏谑的表情。  他对于自己的异能很有信心,加上刚才补上的补强暗示已经完全成立,少年并没担心过奥莉薇娜能够抵抗。  他期待的是这个女人会被自己的指令影响到哪个地步。  「……我知道了。」  只是迟疑了数秒,奥莉薇娜就主动跪着走到少年的身前,把头凑向那个朝自己张开的胯间。  小心翼翼地咬住拉链轻轻向下拉动,少年那跟矮小身体不符的粗状肉棒很快就从裤中挺弹出来,几乎打在奥莉薇娜的脸上;从肉棒上传来的浓厚恶臭以及那无法习惯的怪异外表,也让她不禁睁大眼晴凝望着。  「舔吧。」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少年那理所当然似的口气在奥莉薇娜耳中响起,让她情不自禁的伸出舌头。  难以适应的异味在嘴中扩散开来,使她无法不皱起眉头;但是,身体彷彿充满了服从的意欲一样,让奥莉薇娜的嘴舌很顺畅地开始对肉棒进行侍奉。  舌尖又点又磨的逗弄着龟头,也不时以舌腹抚按各处,奥莉薇娜细心地用舌头舔弄着各个位置,双颊配合吸吮动作时轻时重地按夹肉棒。  把视线上移观看着少年的反应,奥莉薇娜只感到心底又再溢出阵阵难以名状的达成感,好像正在执行比甚 都重要的任务一样。  这份幸福的感觉更是让她难以自制,带有犹豫的动作也变得更加自然。  「唔,呼…………爽啊……」  少年倒抽了口凉气,全心享受着来自奥莉薇娜的服侍。  受到讚赏而更加卖力地进行侍奉,奥莉薇娜的脑中浑然没有发现自己对于这个该要追捕的对象已经不存在任何的反感;在她此刻的心思里,就只剩下怎样使这个少年更加喜悦的奇妙冲动。  因此,就算嘴里的肉棒再髒再臭,她也没再感到噁心,甚至感到了由心而发的满足感。  「嗯……哼嗯……」  被粗壮的肉棒堵住嘴巴,只能让呻吟声混杂在鼻息中发出,奥莉薇娜用心地以嘴舌磨脍抚弄着肉棒的表面,小嘴也用力的紧紧夹住肉棒,将龟头渗出的透明黏汁一丝不漏的嚥下。  每当肉棒传来一次颤动时,奥莉薇娜都会感受到充满温暖的美妙感觉,让她难以自禁地加剧动作。  肉棒上传来的脉动渐渐强烈起来,让奥莉薇娜很自然地将肉棒含在嘴里。  「还不够呢!」  「唔……咕嗯!?」  不待奥莉薇娜表态,少年的手已经放在她的后脑上面用力一按,让肉棒整根直直插入她的嘴中往喉咙尽头狠狠一顶。  无视奥莉薇娜的悲鸣,少年只是抓着她的头上下挪动,将她的嘴巴跟舌头当成自娱用的活塞杯一样让肉棒在里面肆意进出。  「唔,咕……唔唔……!」  耐着喉咙被堵塞的不适感,奥莉薇娜顺从着少年的动作继续套弄着肉棒,舌头也配合前后挪动的嘴巴舔弄着龟头。  在她卖力的侍奉下,少年很快也就压抑不住射精的冲动,双手死命抓住她的后脑往自己的胯间猛按。  「全部,要吞下去喔!」  「咕嗯…………!!」  不消片刻,随着少年腰桿作出不自然的颤抖,奥莉薇娜的小嘴就被一波浓厚的白色黏液给填满。  「唔,嗯………咳咳!嗯……」  喉咙不断的蠕动,奥莉薇娜强忍着想要呕吐的不快感觉,努力地将让嘴巴充满腥臭的黏稠精液吞嚥下去。  远比她能吞下的量要多要稠,腥臭的精液从她的嘴角间溢出,随着被呛出的咳声落在地上化成了米白色的一滩黏汁。  花了十数秒的时间,奥莉薇娜才把少年的新鲜精液都饮下。  「张开嘴巴看看?」  「嗯!啊……」  应答着,她乖巧地张嘴让空无一物的小嘴在少年眼底展示。  「啊啊,看来我的精液都要进到你的胃袋啦。感觉高兴吗?」  「……嗯!」  属于男性的体液以及精子正流经自己的咽喉跟食道,随时準备从她的胃入侵身体。  换了是平常,自己一想到这种画面只会感到无比的噁心,可是现在的奥莉薇娜不但没感到任何不快或是噁心,甚至因为少年的语句而觉得愉快,彷彿对于自己完成了他的命令而感到幸福似的。  「你……」  「嗯?」  少年随意的应了一声。  「你……对我,作了甚 …………?  听到了奥莉薇娜发出了带有疑问的声音,少年皱了皱眉头。  他可没想到在自己的指令下这个特工还有思考的余地。  不过只是这种浅薄的疑问,对他的异能来说跟没存在过一样,不会构成任何影响。  「这种事不重要。对吧?」  伸出右手抚摸着奥莉薇娜的脸颊,少年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被触碰到的瞬间,从奥莉薇娜心底爆发出来的喜愉跟刺激就让她脑海残留的疑问被完全沖散;被深刻植入意识的暗示,让她的身体在被少年抚摸时无意识地感到了兴奋,反过来制冲着她的精神。  身体想要依照本能全心全意的服从,思考被打从心底发出的念头掩过,奥莉薇娜最后一丝反抗的可能性也如字面一样被少年的手直接抹去。  「嗯……不,不重要……哼嗯??」  犹如宠物一样顺从地享受着少年的撩弄,奥莉薇娜情不自禁地吐出了香豔的声音。  见状,少年的手很自然地缩了回去。  「啊…………」  而当自己缩手时,奥莉薇娜脸上那露骨的不捨表情更是令少年难以忍住爆笑的冲动;这份把他人玩弄于股掌之上的征服感,往往让人迷醉。  「也该赶快享受主菜了……不然大人可要……」  似是想起了甚 重要的东西,少年在呢喃低语了几句之后就主动躺在地上。  「奥莉薇娜。」  「啊,是的!」  在少年的叫唤中,奥莉薇娜从恍惚中回神过来。  然后她就被少年双手给推倒在地。  「对我贡献你的一切。」  被告知命令的奥莉薇娜浑身一震。  少年的语气就跟想要把甚 废物丢弃掉似的,那彷彿不把自己当成人类的口吻浑然没把她的意志当成一回事,让她——  「是的,这是我的荣幸……??」  ——让她感到了无上的至福。  「那就太好了呢。」  说着,少年双手已是开始粗暴地拉扯着她的衣服。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有着高度耐久性能的特殊活动服被剥开,让奥莉薇娜的肌肤暴露出来,使她下半身的动人曲线在少年眼底展露开来;随着内裤被撕开,那未经人事似地紧紧闭合着的肉裂以及阴毛也被他尽收眼底。  要是平常的话他应该会把奥莉薇娜剥光,但是这次并没太多时间享受,只能先完成最重要的部份。  「喂喂,这些淫水是甚 回事?」  不忘以言语施以屈辱,少年的手指灵巧地探入奥莉薇娜的肉繨之中,让那些反射着灯光的晶莹淫汁在她的视线中露出黏性的弧丝。  「啊……嗯!」  想要回答的奥莉薇娜被少年那再度插入肉繨的手指动作打断。  服从带来的快感被肉体以性慾的形式直结,奥莉薇娜的身体随着少年的每个动作跟每句说话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兴奋,逐步形成强烈起来的快感。  似乎从口交开始时已经感到兴奋,少年只是随意的挖弄了几下就感觉到相当湿润的触感;定晴细看,他很快就看奥莉薇娜的下半身已经被从肉繨中渗溢出来的淫汁沾得湿淋一片。  见状,他就挺直了身子,让肉棒对準那紧窄闭合的阴道。  「我现在就要夺去你的一切了啰?準备好了吗?」  「啊,嗯……依啊啊??」  没有等待奥莉薇娜说完,少年的肉棒已是猛然一撞冲进她的阴道里,将那代表贞洁的血膜无情地刺穿;随着少年颤腰的小动作,鲜红的血水混着半透明的淫液从两人交合之处的隙间流溢出来,在灰白色的地板上留下一道赤痕。  张嘴发出不成声音的呻吟,奥莉薇娜的身体一跳一跳地颤抖着,承受从体内芯处涌起的刺激。  服从引起的快感,肉体传来的快感,脑海迴蕩的快感,三种各异的感觉在她的脑海中化作了甘美的电流,让她的嘴巴无法自控地吐出香豔的声音。  「只是被插就爽了吗?真是个淫蕩的特工……啊!」  没对这感到半分奇怪,少年随意嘲弄了两句之后便动腰开始抽送。  「嗯!嗯喔,啊啊??」  面对少年把自己的身体当成洩慾工具一样把玩,奥莉薇娜很快就选择了顺从少年的行为,挪动着身体配合在自己阴道内进出的肉棒。  以双手微微撑起身体,她主动的 臀迎合着少年的抽送动作,激起片片液汁的粗壮肉棒一次又一次搔挖着阴道内不断蠕动的肉壁,使奥莉薇娜的脑袋激起了无数被快感交织而成的涟漪。  「很舒服对吧!被我命令很幸福对吧!」  「嗯,啊啊……呵嗯!很,很幸福!啊啊啊??」  声线中带着难以掩藏的春情,肉体的性慾渴求被全面点燃一样,奥莉薇娜只是放蕩地叫喊着,让身心陶醉在这莫名的快感当中。  紧紧交缠着肉棒不放,她的阴道在每个抽送中都猛烈收紧,窄嫩的肉壁依依不捨似地跟肉棒作出磨脍,同时分泌出更多的淫液让抽送更加顺畅,使这身体的主人可以享受更多的快感。  充满弹性的阴道承受着肉棒越来越凶暴的动作,让它每个撞击也能够冲到最深处,取悦着两人对性慾的原始渴求。  「那就幸福下去吧!永远的服从我,永远的幸福下去!」  说着,少年的动作进一步加剧,似是準备进入最后冲刺似的粗暴。  「嗯啊啊!是的,我,我要幸福……要,啊啊,要顺从!呀,噫啊??」  每个重撞都彷彿被撞到胸中,以全部的心神享受着交媾带来的欢愉感觉,奥莉薇娜顺从地高声叫喊出混杂在娇吟里的服从誓言。  纤腰被少年的双手紧紧抓住,奥莉薇娜依旧努力蠕动着身体配合抽送,让肉棒能够儘可能的刺进体内。  「唔……!来,好好的享受高潮吧!」  「噫,啊,嗯嗯,噫喔喔喔喔????」  随着少年最后猛烈的推腰一捅,殁根刺进奥莉薇娜体内的肉棒猛然吐出第二股同样浓密的黏稠精液,尽情地冲刷着她阴道内仍然兴奋着的肉壁。  小股小股的淫水随着她步入高潮的同时涌溢而出,跟精浆混杂成一滩又一滩带着浓厚异味的汁液从两人的交合处溢漏而出。  同时被内射的感觉跟高潮爆发的快感结合成巨大的甘美冲击,使奥莉薇娜的意识沈醉在那久久未散的绝妙余韵之中,无法继续思考。  当然,少年不会错过这个短暂却又重要的时间。  「很舒服吗?」  看着星眸半闭,心神完全浸沈于快感当中的奥莉薇娜,少年在她的耳边低声吐出带着异能力量的耳语。  「这就是服从我的时候才会有的感觉喔。怎样,是不是想再服从些?」  听到了少年的声音,奥莉薇娜只是轻喘着吐出香甜的鼻息。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勉强回覆了神智,把视线移向凝望自己的少年。  「呼…………嗯……??」  然后在少年面前露出完全臣服他人时才会显示出来的牝性表情。  「……真乖。」  摸了摸奥莉薇娜的头,少年把不知不觉再度硬涨的肉棒对準了她那不自然地微微张合着,彷彿在暗暗期待新一轮交媾的阴道。  再度响起的娇吟跟肉帛交缠的声音,在这个只有两人的地库中迴蕩着……  完事过后,少年重新穿好衣裤,正眼也没看向因为激烈交媾的快感而昏死过去的奥莉薇娜,只是自顾自的从衣服的内侧口袋中拿出了甚 东西放到耳边。  「喂喂?嗯,对对,是我是我!」  突兀地对着甚 都没有的地方说话,少年笑了起来。  要是有第三者在场的话,肯定会知道他正在使用异能者独有的通讯器在跟某个异能者对话吧。  「真多亏你家那个……那谁,迪露蒂?的情报,要不是那个女人我还要花些时间才能搞定哪……喔喔?连那个变态大叔也跑出来活动了吗!那,那那……」  让奥莉薇娜落入魔爪的人是她曾经的战友。  要是她仍然清醒的话,一定会感到很不可思议。  但是,此刻的奥莉薇娜已经失去了自我思考的能力,就算知道这件事恐怕也没有任何反应了吧。  「果然……我就知道鬼花大人不会就这样装死!那 我们也……啥?你现在不行?喂有没有搞错,没你在的话我要怎……你怎幺又被高级特工追杀了,都有两个玩具帮你挡了不是……嗄?搞不定?你唬我啊!」  通讯的另一端似乎提到了让少年很生气的东西。  「…………嗯……好啦,我看看能不能找小虾跟小白帮忙……你给我自己小心点啊老家伙!」  结束了对话,少年叹了口气。  虽然得到了更多有利自己日后在这地区活动的情报,可是少了个老搭档总是让他感到麻烦。  「没办法了,只好咬牙给它干下去啦。」  说着,少年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为了『物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