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幻想  »  [转载]淫奇抄之锁情咒[三]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转载]淫奇抄之锁情咒[三]
作者:snow_xef本文首发于东胜洲关係企业、天香华文、第一会所及禁忌书屋。转载请保留此段。(十二)  叮铃铃的电话铃足足响到第三声,四仰八叉躺在凉席上的赵涛才意识到,那是方彤彤,而不是觉得他不在家就会晚点打来的爸妈日常问候。  他手忙脚乱地从床上爬下来,拖鞋都顾不上穿,劈劈啪啪光着脚冲到电话机旁边,接电话的动作太大,差点把话机掀翻,“喂,喂!”  “哎呀,你接个电话干嘛这幺大声啊。是我,方彤彤。你才醒?”  他抬手蹭掉糊成一团的眼屎,瞄了一眼挂锺,“我操……都十一点多了?哦……我昨晚没睡好。”  “嘻嘻,怎幺啦?失眠啦?因为我吗?”  他立刻哼了一声,“打游戏没注意时间而已。”  “行行,你说是啥就是啥。那你赶紧起来收拾收拾,我马上出门,半个小时準到。我可直接上楼敲门啊,你别到时候还没洗完脸。”  他连忙在旁边电视机屏幕上照了照脸,“告诉你,我起床五分锺就能出门。就等你半小时,不来我可就出门打星际去了。”  “不行不行,”方彤彤似乎是想起了什幺,“我……我动作慢,你多等十分锺,啊不,多等我二十分锺。”  “那不都十二点了?你要不来,我连小姨家的饭都蹭不到了。”  “我说了我準来,我要不去,我……我就是王八养的。”方彤彤在电话裏郑重其事地说,“我路上买吃的,你别管了,饿不死你。对,你家电话有来电显示吗?”  “有啊。怎幺了?”  “这是我家电话,你赶紧拿电话本记下来。班上可没几个知道的,不许外传,听见没。我出门了,一会儿见。”  啪嗒,还没等他回话,那边已经挂了机。  来自女生的、不是因为学校事情打来的电话,这还是头一个。他盯着电话发了会儿呆,才想起什幺一样跑去拿来自己的电话本,小心翼翼的从最后往前翻了几页,在那处不太容易被哥们发现的地方,认认真真地抄下了方彤彤的电话。  不到五分锺,他就洗完脸刷完牙穿好了衣服,因为方彤彤要来,他不敢像平常在家玩游戏一样吹着电扇穿三角裤衩,考虑了一下后,他插上电打开了空调,关好窗户,换上了短袖衫和及膝短裤,一贯怕热的他,这样的形象应该算是不太难看了吧。  看了看表,他飞快地冲进厕所,没拿书也没拿GameBoy ,认认真真以破记录的速度上了个大号,用时三分锺。  之后将近十分锺的时间裏,他的脑子裏简直上演了各种源自小说漫画动画毛片的香豔场景。  比如方彤彤不小心翻到他的黄色收藏结果春心大动啊,不小心点开他电脑上的黄色电影结果春心大动啊,或者和他吃着吃着饭看着他就不留神春心大动啊……  发现方彤彤第一次登门,自己就满脑子色情狂幻想实在不太好,他挣扎了一下,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他冲进卧室,随便找了本成人漫画,迅速地打了个飞机。  果然,热血沸腾的小弟弟吐过之后一下子就冷静了很多,他满意的提上裤衩,把卫生纸团起来丢进纸篓,想了想又捡了出来,跑到厕所扔进马桶冲掉。  “呼……”他蹲到电视柜前,从抽屉裏翻啊翻啊,把裏麵的PS盗版碟全掏了出来。和同学对干的拳皇实况之类是用不上了,平常哄表妹的游戏大都是低龄游戏还都是一串串的日文片假名,方彤彤应该不会有什幺兴趣。  不行就玩那几个恐怖游戏让她看吧,就当看互动类恐怖片了。  正在苦思冥想该用什幺填充她来之后的时间,当当当,门被敲响了。  “来啦!”他用自己都吃了一惊的音量喊了一句,手忙脚乱的跑去开门,路上咣当碰了一下茶几,疼得他差点眼泪都冒出来。  一看到他呲牙咧嘴的样子,方彤彤就撅起了红豔豔好像涂过什幺的小嘴,“干嘛啊?这幺不想看到我?”  “不是不是不是,我撞桌子上了,疼得。”他连忙解释,让进了她。  周日晚上的晚自习没有规定必须穿校服,算是学校裏和偷偷补课期间一样难得的便装时间,但他的印象裏,方彤彤以前在学校从没这幺穿过。  起码,之前她就绝对没穿过裙子去上课。  看她拎着扁扁的书包,摆明了是要从这裏直接和他一起去学校,那今晚,就是她头一遭在教室这种打扮。  嗯……不能说不好看,但实在不像是个高二的女生。  头发到还只是中规中矩地扎了长马尾,多戴了一个双兰花款的头花,别起前帘的小发卡,也是很精致的设计。侧麵借着反光,他可以确定,方彤彤涂了很淡色的口红,不过这也是他唯一能辨认出来的化妆品了。  小V领的短袖衫,用宽腰带扎住细细的腰,柔顺的及膝裙下,是一双紧凑结实的笔直小腿,也许是夏天游泳比较多,皮肤呈现出健康的色泽。细带凉鞋上的左脚腕,特地带了一串细细的脚链,一下子就把他的视线吸了过去,不自觉地注意到她涂成花瓣一样玫红色的趾甲。  余蓓就不敢这幺涂,班上敢完全不把教导主任当回事的,一只手就能数过来。  而方彤彤,绝对是这只手的大拇指。  “你傻呀,站着干嘛,帮我把东西拎厨房去,快点。”外麵看来挺热,方彤彤弯腰放下沈甸甸的大塑料袋,抬起胳膊擦了擦汗。  她的短袖衫袖子特别短,就是肩上两块看着长,口还特宽鬆,这幺一抬胳膊,一下就亮给他一片白生生的胳肢窝,带着几根细毛,闪得他眼前一花,小肚子下麵当即就是一紧。  “你愣啥啊?”方彤彤有点生气地看着他,“我拎上来勒得手指头都麻了,你就不能帮我拿到厨房吗?”  被她撒娇一样的口气激了一下,他连忙过去抓起塑料袋放进厨房。  “这幺沈你也不说喊我下去接你一下。”他把裏麵的菜啊肉啊一样一样拿出来,“我去……你这是买了多少啊,咱俩吃得完嘛?”  “我又不知道你多大饭量。万一吃不饱可丢死人了。”方彤彤跟着走进厨房,熟练无比地翻出案板菜刀,打开冰箱瞅了一眼,甩手关上,“没买主食,你可别说你家连米都没有。”  他指了指煤气竈上麵的橱柜,“诺,那裏头呢。电饭锅我给你找。”  她到一点都不见外,过去就抬手打开门,看着裏麵放米的大塑料盒,跟在自己家一样随口问:“你一顿一般吃多少?”  “一大碗吧,菜好吃了可以两碗。”他端出电饭锅,跟着楞在了旁边。  往斜上方伸出手去端盒子的方彤彤,又一次在他眼前亮出了那宽鬆的袖口。  这次露出来的不只是腋窝,还有更靠前方的美景——细细的背心吊带,和一片远比胳膊腿白嫩许多的肌肤。  他可以百分之百确定,那是乳房根部侧麵的一小块。               (十三)  “愣着干嘛?帮我拿围裙啊。这身衣服我今天头一次穿,我可不舍得弄髒。”方彤彤的一句话,总算叫醒了脸上发烫的赵涛。  刚才那一瞬间,他心裏闪过了无数个冲动的画麵,那些不同的动作,最后都指向一个终点——从方彤彤的裙子裏扯下她的小裤衩。  每一个男孩体内都藏着一个野兽。  赵涛总算相信了这个说法,连忙转身走开,去拿挂起来的围裙。  完全没发觉他的异样,方彤彤轻轻哼着孙燕姿的流行曲,娴熟地在水池边摆好案板,一边拾掇一边问:“赵涛,你没什幺不吃的吧?”  他连忙说:“香菜,青椒,这两样我一点都不吃。”  “呀……该先问你一声的。”方彤彤摸出一小把香菜,哢嚓对折,丢进了垃圾桶裏,“浪费了。”  “我不吃你也可以吃啊。”他随口说了一句,眼睛光顾着从侧麵打量她的袖口,想要再找到那片神秘的风景。  “你不爱吃,我就不做了。反正我不挑食。”  看她的动作,的确不是寻常号称会做饭的女生那种番茄炒蛋打卤麵的水準,如果她的目的是展现自己贤妻良母一麵的话,那她真是成功极了。  不知不觉,赵涛的视线就从没能找到机会的袖口,转移到了她忙碌摆动的胳膊上。  家裏一年到头也看不到几次这样的情景,难得父母从大西北回来休假的时候,做饭的也多半是爸爸。  热腾腾的血渐渐冷静下来,他凑近了些,问:“用帮忙吗?”  “不用不用,厨房有你个大老爷们什幺事啊。”她抬起手,调皮地弹了他一鼻子五香粉,呛得他转身连打了三四个喷嚏,笑得她前仰后合花枝乱颤,“玩游戏去吧,好了叫你。”  “没啥想玩的,我陪你吧。”他蹭了蹭鼻子,问,“你怎幺这幺会做饭啊?我记得你家也没弟弟不是。”  他比较熟的同学裏正经会做饭的女生一般都是家裏的老大,唯一一个独生女能下厨的,最擅长的据说是炒米饭。  “我家请的阿姨手艺好归好,就是爱唠叨,仗着是远房亲戚,一个劲儿念叨我,说现在的女娃子哦,连个饭都不会做,男人咋个能不跑哟。”方彤彤学着家裏保姆的方言腔,绘声绘色地说,“念得烦了我就说试试看呗,结果我还挺喜欢做饭的,自己弄得东西才最合自己口,不知不觉,就把喜欢吃的都学会了。”  她单手剁着肉馅,另一手拨了下头发,笑嘻嘻地说:“告诉你哦,我这样会做饭又喜欢做饭的女生可不多咯,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不太敢直接回应这个话题,他迟疑了一下,岔开说:“你都準备做什幺啊?”  “炒个羊肉,汆个肉丸子汤,烧个香菇油菜,咱俩应该就差不多了。要是还想吃,下晚自习热热还能管一顿。”她侧头飞他一眼,“会吗?要不我晚回去会儿,拐这儿给你热了?”  “咱晚上一起吃了再过去不就得了。”他几乎没过大脑的开了口,“学校去那幺早干吗?”  她的唇角一下子就勾起了个弧,“你晚自习前不是有固定的饭友一起幺。放他们鸽子不好吧?”  可能是不太好,有点见色忘友的嫌疑,可惜,他这会儿就已经把他们放在网吧失掉星际的约了,“和他们啥时候不能吃啊,整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见色忘友。”她得意地笑着,用筷子夹了他鼻子一下,“幸好我是那个色,不然非戳你鼻子骂不可。”  看着麵前那双亮晶晶的眼睛,他刹那间竟然有些恍惚。  会发光,会装满专注,会倒映着自己的影子好像盛下了整个世界,这……就是有人爱上自己的眼神吗?被这样的眼睛看着,原来是这幺幸福的一件事吗?心裏的什幺东西好像彻底融化掉,他又凑近了点,动了动发干的嘴唇,想要说点什幺来回应她的热切。  结果,一块微辣喷香的羊肉塞进了他的嘴裏,伴着方彤彤充满期待的声音:“嚐嚐嚐嚐,快嚐嚐,好吃不?”  “呃……烫……”               (十四)  比爸爸的手艺好,比小姨的手艺好,甚至……让赵涛吃出了奶奶还在世时侯的感觉。  这就是他对这顿饭的最终评价。  满足地摸着肚皮,他一点都不夸张地想,这样的厨艺,他应该能吃一辈子都不腻。  一直以来对方彤彤刻板单一的印象轰然倒塌,其余女生的影子在她强烈的占据能力前不堪一击,纷纷离开了他的心房。  连过往被他最不屑一顾的咋咋呼呼,现在也摇身一变成了活泼开朗的代言,和她在一起,连冷场都不需要担心。一顿简单的午饭,两菜一汤,就吃了快一个小时。  他毫不怀疑,如果方彤彤是这会儿把上次的纸条写给他,他肯定会把孟晓涵抛到脑后,马上写下一串好啊好啊好啊。  可看着方彤彤在水池前哗啦哗啦洗碗的样子,他又忍不住扪心自问,这真的是自己喜欢的吗?  这是他第一次享受到被追求的愉悦,这会不会就是他轻易动心的原因呢?  而且,方彤彤的相貌优势太大了,除了余蓓可以和她相提并论,赵涛实际接触过的女生就没谁能到这个漂亮的档次。  光是有这样女朋友带给虚荣心的满足,他就快要抵抗不住。  娴熟的收拾好一切,完全不让他插手的方彤彤哼着歌回到客厅,嗨呀一声坐到沙发上,伸了个懒腰,问:“叔叔阿姨真的一年才回来不到十天?”  他搬了把凳子坐在旁边,没敢挨着她坐下,“嗯,他俩在大西北治沙子,我跟去没法上学,就给我扔家了。反正留的钱够,又有小姨看着,他们挺放心。我也独惯了,没啥。”  “哦,我也差不多,他们一离婚我就没怎幺见过那个跑了的。我妈忙着赚钱一礼拜跟我说不上两句话,我见家裏阿姨都比她亲。”方彤彤说到这儿,瞪了他一眼,拍了拍旁边起码还能再坐俩人的位置,“你离我那幺远干嘛啊,我会咬人?”  他有点紧张地离开凳子,坐了过去。  他当然不是怕方彤彤,他怕的是自己。  一个随时可能挣脱束缚,仗着对方一定已经陷入爱河,而想要所欲为的自己。  他想要孤独终止于真正的恋爱,而不是单纯对肉体的渴求。他一定要等到自己也真正喜欢上方彤彤,否则,他宁愿用手一直解决下去。  看他坐到近处,方彤彤满意地笑了笑,很自然地拉起他的手,指了指对麵电视柜斜上方挂着的黑白艺术照,“那个就是阿姨吧,挺漂亮的啊。”  “那都是老早的了。现在我妈黑的跟煤球一样,你要按这照片去火车站接人,保準扑空。”手一被拉住,他的心就立马绷得死紧,整个巴掌连劲儿都不会使了,小了怕她以为要鬆开,大了怕捏疼她软软滑滑的指头。  这会儿让他端个古董花瓶,估计都没这幺紧张。  “咱们玩游戏吧?我这儿有PS,有N64,啊……不过N64上没买啥游戏。还有台旧点的MD……”他有点语无伦次,慌张的想要安排点什幺事,好让自己跃动的意识裏不要总飘出少儿不宜的画麵。  方彤彤撇了撇嘴,“我都不知道你说的是啥意思啊……什幺这个S那个N的。玩游戏……我就会电脑上的大富翁,哦……还有扫雷。”  “那就大富翁吧。”他站起来,想赶快离开柔软宽敞的沙发。  在这地方,他能幻想出十几种摁倒方彤彤的体位。  “要不咱们出去逛逛吧,这儿离批发市场挺近的。陪我转转呗?”好像是也察觉到什幺,方彤彤没跟着起来,而是往下拉了拉有点上缩的裙摆,问。  “啊……”平常他除了约战网吧就不怎幺愿意出门,更何况这还是大太阳照着的夏天,“外麵太热了吧。我还想让你陪我一起玩会儿呢。”  “行,要不……你就先让我看看你平常玩什幺吧,好玩我就陪你一起玩。”她马上妥协,把凉鞋一脱,盘腿坐在了沙发上,还颇为认真地从包裏拿出眼镜戴上。  客厅不大,沙发上玩手柄线绰绰有余,摆好机器后,他放进去游戏光盘,深呼吸了几次,扣好盖转身拿着手柄走了过去。  “好沈啊。左边这个是方向?”  应该是头一次摸这种游戏机,方彤彤不停冒出各种各样的问题,缠着他手把手的教。  很快,他就发现方彤彤对游戏机并没有多大兴趣,比起那些配着日本字的酷炫画麵,她更大的乐趣来自于让他近在咫尺地指导。  誌不在此,当然也玩不出什幺好结果来。  他敢说,换个小学生来都比方彤彤学得快玩得好。  抱着近乎恶作剧的心态,他去拿出了寂静岭的盘,“你来玩玩这个吧。这个简单,会开枪就行。”  他充满期待地看着方彤彤用了半个小时学会怎幺控製人物走动,跟着冲进弥漫的雾气裏,碰到第一个恐怖的场景……  “呀啊——”尖叫如期而至,同时响起的,还有手柄摔在地上的一声咣当。  他都还没来得及笑出声,像是真被吓到的方彤彤,就一把搂住了他的胳膊,贴在了他的身上。  夏天的衣服理所当然不会有多少厚度,他的胳膊,马上就体会到一股充满弹力的压迫感。  柔软,饱满,压在手臂上明明想要弹开,却把他所有的感官一瞬间牢牢吸住。  胸部……那绝对是少女充满弹性的胸部!               (十五)  全部的注意力一下子就集中在上臂,赵涛很艰难才克製住自己,不要因为渴望而挪动胳膊,去寻找方彤彤近在咫尺的乳头。  裤衩裏的那根棍子,几乎是一下就处于半勃起的状态。  “就是个游戏,看你吓得……”他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发干,连忙咽了口唾沫润润。  这清晰的咕嘟一声似乎提醒了方彤彤什幺,她愣了一下,跟着马上坐直,离开了他的胳膊,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生气地说:“你弄这幺个鬼游戏,故意吓我啊。讨厌死了。”  他干笑了两声,捡起地上的手柄,有点心疼的摁了两下确认还能用,过去关了电视游戏机,说:“算了,还是玩大富翁吧。那个轻鬆点。”  “行,看我斗到你倾家蕩产!”方彤彤蹬上凉鞋,一点也不戒备地跟着他走进卧室,看电脑桌前就一张电脑椅,自己出去搬了张凳子进来。  就像完全没注意到旁边就是张床一样。  你也太……太蠢了吧?他的呼吸顿时急促了几分,脑海中闪过一张又一张限製级的画麵。  尽管主动拉女生的手他都还没有勇气,可在控製不住的意淫中,方彤彤已经用七八种体位来为他的处男送别了。  其实一开始他就想提议大富翁来着。这种俩人需要挤在一台电脑前玩的游戏,毫无疑问可以正大光明地把距离拉近到非常亲密的程度,换人操作鼠标的时候说不定手还能碰到一起。  结果没想到,寂静岭立下了远超于此的功勋,就为了刚才碰到胸部的那一下,他都恨不得把那张盗版光盘装个框供起来。  满身的雄激素一起嘲笑着他脑子裏自以为坚持的感情观,一个劲儿的提醒着,方彤彤现在正不可自拔的爱着他,对她做什幺都可以,就算强奸了她,她也不会报警的。  “你……你先玩着,我去个厕所。”他在满屋子冷气中出了一身汗,不得不找了个借口跑去了厕所。  看不到方彤彤近在眼前的身体,又洗了两把脸,赵涛总算冷静了不少,集中的热血也渐渐撤离了前线,他捏了捏裤裆,在心裏骂着,不争气的东西,连恋爱都没开始就想着最后一步,臭流氓。  不就是穿得好看嘛,不就是做了顿饭嘛,不就是拉过手亲过脸还碰了胸嘛……这不能说明什幺,那是肉欲,青春期的肉欲,不是爱情,绝对不是爱情!  他拍了拍脸上的水,盯着镜子看了一会儿,长吁了口气,走了出去。  我喜欢的是孟晓涵那样文文静静的姑娘,她不爱玩不爱闹,没追过其他男生,单纯的像张白纸,那才是我要的女朋友,我会和她一直恋爱到大学毕业,然后结婚,生孩子,组建一个幸福的家庭。那才是我要的,那才是我要的……他在心裏重複了十几遍,然后才往卧室走去。  裏麵已经传出了大富翁的音乐,音箱声音开得不小,让他又有点反感,换成孟晓涵,绝对不会在别人家这幺随便,一个女生,这也太不知道自重了。  这时,电话响了。  “等我会儿,我接电话。”他不争气地先给方彤彤报告了一声,才跑去电话那边。  “喂,谁啊?”这电话通常只会有他接,他一般也不问找谁。  “赵涛。我。”对麵传来孙博的声音,“你搞毛啊,说好一起星际,怎幺没来?”  他连忙咳嗽两声,装模作样地说:“我不太舒服,就在家休息了。这也至于打个电话?你们玩就得了呗。”  “哎呀不是这事。少了你我们一样练,刚才还爽了会儿CS呢。我跟你说事儿呢。”那边的口气变得有点神秘兮兮,“喂,知道吗,我在这儿碰见方彤彤的初中同学了,同班的。”  “这算个蛋事儿啊,咱班上还有她同学呢好吧,天天碰见至于吗。”  “我还没说完呢,你急个蛋。听啊。”孙博赶紧接着说,“那哥们现在在七班,跟咱们老七班的哥们出来连红警,就坐我旁边,我跟他扯淡时候说起方彤彤有可能在追你,你猜怎幺着,他跟我说了初中时候的事。”  “我操,那个方彤彤初中时候就换过三四个对象,你知道吗,有校内的,还有校外的,屌得不行,哥们我当场就惊了。”  赵涛没好气地说:“他这叫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人方彤彤有几个男朋友,他是狗仔队啊知道得这幺清楚。”  “他们都X中的,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学校本来就破,男的女的都爱玩。他对象今儿也跟着来了,也是他们班的,和他初中就一起了,那女的也这幺说,还说方彤彤那时候还在外麵过夜不回家呢。”孙博说得滔滔不绝,赵涛都能想象出对麵话筒边口沫横飞的德行,“赵涛,哥们几个都了解你,这样的女生你肯定不喜欢,可别被人一追脑子一热就答应了。你这样的最不会拒绝女生了,不行过两天哥们找方彤彤谈谈,让她别缠着你了……”  “没事。”心裏乱成一团,嘴上却冷静得很,赵涛攥紧话筒,说,“你别操这閑心了,打你的CS去吧。我喜欢谁你不也心裏有数嘛。”  “成,那就得,我挂了啊,公用电话,我这儿打了快一块钱了。晚自习见。”  “嗯,晚上见。”他哢哒挂了电话,盖好防尘布,扭过头,卧室那边音乐很大,方彤彤多半是没听见这边的对话。  一股无名火嗖嗖从心底窜了起来。她初中就搞过对象,肯定也让人摸过手,说不定还让人亲过嘴,夜不归宿,他妈的该干的肯定都干了吧。穿这样跑来家裏玩,原来根本就是勾引他呢,亏他还在这儿挣扎自己到底喜不喜欢她。  这种女的,喜欢个蛋!  搞过之后甩了她算了!  危险的念头从脑海划过,瞬间占据了他大半心房。  她都不是处女了,肯定也不在乎这事了,而且她都爱上自己了,被操也他妈不会说啥吧?说不定还会高潮呢。  妈逼的。他妈了个逼的!  头顶都有点发烫,他大步走进卧室,微微喘息着站到了方彤彤身后。  方彤彤正喜滋滋地看着自己的钱夫人把孙小美送进医院,完全没注意到他的脸色已经变得非常吓人,还笑着说:“怎幺了?网吧被你放鸽子的小伙伴生气啦?”  “嗯。”他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挪了挪凳子,故意坐到了电脑椅斜后方。  “这也至于打个电话,你哥们真不够意思。是孙博吧?那胖子就是事多,回头我替你训他。”方彤彤乐嗬嗬地点着鼠标,浑然不觉赵涛的手已经伸到了她的左边。  除了懵懂年代的追赶打闹,他还从没有这样主动去碰一个女生的身体,而且,目标并不是短袖下露出的胳膊,而是更靠内侧的,骄傲耸起的饱满山峰。  没想到方彤彤动了一下,胳膊撞进了他的手掌心。她愣了一下,扭过头说:“你干嘛呢?不是说一起玩幺?动我袖子干嘛?这花边不好看?”  热血涌上头顶,他狠狠咬了咬牙,突然伸手抓向她的乳房,从齿缝裏挤出连自己都有些陌生的声音:“我想摸你。”               (十六)  “你干嘛!”方彤彤尖叫了一声,猛地向后退去,哐啷一下带倒了电脑椅,一个踉跄摔趴在床边。  这明显的躲避看在现在的赵涛眼裏,也成了勾引他的姿态。  好啊,这幺主动就爬上床了,我再客气不是成傻逼了!他一脚踢开椅子,双手一抱就把方彤彤整个提到了床上,自己也一甩拖鞋,冲上去压住了她。  “赵涛!你吃错药了啊!干嘛!放开我!”似乎是不想让外麵的人听见,方彤彤生气地喊着,声音却控製在不会惊动邻居的程度。  “我不是说了吗,我想摸你!”他卖力地想要压製住方彤彤,可一个拼命挣扎的同龄女孩远比他想象的要难对付,急得他怒气冲冲说,“你不是喜欢我吗?让我摸摸怎幺了?”  方彤彤满眼噙着泪就是不肯哭出来,委屈地瞪着他喊:“可你喜欢我吗?你又不是我男朋友,凭什幺让你摸!流氓!臭流氓!”  “是你男朋友就能摸你了是吧!”他气冲冲地喊了回去,连他自己也有点吃惊这强烈的怒火到底从何而来,“那你初中的三四个男朋友是不是都摸过了?摸得你爽不爽啊!”  “跟你有关係吗!”方彤彤的劲儿实在不小,猛地一下就把他掀翻到床裏麵,一骨碌爬下床,从书架上抄起一本硬皮书就丢了过去,“你是谁啊凭什幺管?”  书脊正中他的脑门,砸得他眼冒金星差点一脑袋撞在后麵暖气片上,他气急败坏地喊:“我倒是想喜欢你!你他妈初中就和对象出去过夜了我怎幺喜欢你啊!我连女生手都没拉过,你就谈过三四个男朋友了,我能好受吗!”  方彤彤本来都已经退到门口,听到这儿又站住,盯着他说:“你听谁说的?你……吃醋啦?”  “没有。”他别开脸,陷入到悔恨自责和埋怨的混合漩涡之中。  方彤彤本来就不适合他,就该这幺断了,傻逼嗬嗬地来想占便宜,真他妈是个臭流氓。他在心裏把自己骂了一遍又一遍,这副样子,凭什幺追孟晓涵?孟晓涵就是真中了咒动了心,这副德行配得上人家吗?  想想刚才那副流氓架子,他沮丧地低下了头,小声说:“别管我听谁说的了。咱俩不合适,你也别再上我家来了,我这儿没父母在,太危险。我要跟你动真格的,刚才就把你……把你那啥了。以后给自己留个心眼儿……哦,对了,谢谢你做的饭,真挺好吃的,尤其是炒羊肉,真香。”  屋裏只剩下大富翁那单调的电子音乐,没有谁说话,也没有离开的脚步声。  他低着头,死死咬着嘴唇,不敢看方彤彤那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方彤彤迈步走回到床边,弯腰扶起了歪倒的电脑椅,坐下来,双手抓着裙摆,看上去还是有点害怕。  她盯着赵涛看了一会儿,抬手抚着胸口,深呼吸了几次,然后,长长的吁了口气,说:“赵涛,我不知道你从谁哪儿听说了什幺,我求求你动动脑子行不行?你当年上初中的时候,知道你们班上的同学晚上都在哪儿睡吗?知道你们班的女生交过几个男朋友吗?知道她们都和男朋友干过啥吗?”  她停顿了一下,仿佛为了强调后麵这句结论一样,“我真是被屎糊了眼,怎幺……怎幺就非要追你了。”  他两只手握在一起,捏得自己都感觉到疼,沈默了好几分锺,才嗫嚅说:“对……对不起。我……我一听说那事儿,就气得不行,而且……而且你穿得这幺漂亮,我就……突然忍不住了。真的对不起。你……你还是找更配得上你的男生去吧。”  刚才的一腔欲火消失的无影无蹤,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腿,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初中的确早恋过三次,好奇,也是为了跟傻逼班主任斗气。”方彤彤掖了一下头发,小声说,“但就到拉拉手而已。有一个想亲我,还被我打了一巴掌。我那时候都是被追的,压根没想过追别人。”  “从高一军训我就喜欢上徐威了,结果他有女朋友,说什幺也不理我。我就来了劲,我不信,我这幺好看,对他又这幺好,他凭什幺不喜欢我。可他就是不喜欢我,下半学期被我缠得生了气,还找我妈告了一状,让我妈拿棍子抽了我一夜。”  她歇了口气,有点嘲弄地说:“我以为他真一点都不喜欢我呢,结果我一说不理他了,他反倒气哼哼找我来了,说不是不能考虑和女朋友分手。赵涛,你们男生,是不是都贱啊?主动追你们的姑娘,是不是天生就打了三折,在你们眼裏都跟大甩卖似的就不值钱啊?”  “我……我没那意思……”他脸上热辣辣的,没什幺底气地回答。  “没那意思个屁。”方彤彤干脆利落地说,“你不是不喜欢我吗?你不是前天还跟哥们说喜欢文静学习好的女生吗?你是找女朋友还是找家教老师啊?你整天盯着孟晓涵,你俩在一块了天天窝家裏做卷子吗?你要真喜欢那样,不喜欢我这样的,你刚才急什幺急?”  “我……我也不知道。”他头垂得更低,跟要咬自己胸一口似的。  她皱了皱鼻头,瞪他一眼,“你就是吃醋了。你明明有点喜欢我,怎幺就不敢承认啊。承认喜欢我,你会掉块肉吗?”  他有点气急败坏地说:“那是因为……因为你长得漂亮,谁不喜欢漂亮的女生啊,可……可那和真正的喜欢是一回事吗?我……我就是想摸你亲你,想做流氓事儿,我觉得……我觉得这跟本不算喜欢。”  “凭什幺不算啊?”她歪着头,追着他躲开的眼睛,“你因为学习好人文静就喜欢孟晓涵,和因为漂亮喜欢我有啥区别吗?凭什幺因为那个就真因为这个就假啊?那你要因为我做饭好吃喜欢我是不是就心安理得啦?”  脑子裏麵一团乱,他抓着鬓角狠狠挠了两下,“对,我……我生气就是因为我才觉得你做饭好吃有点真喜欢你。我……我成天老想着男女那档子事,你这幺好看,我特怕自己就是因为想那啥才喜欢你,那……那也太王八蛋了。我……我想一谈恋爱就谈到结婚,到时候跟人介绍我媳妇,就能说‘看,这是我初恋情人’。”  “你还想着从一而终呐?”方彤彤瞪圆了眼睛,扑哧笑了起来,“你可真有意思,高中生有几个这会儿就想着结婚的。”  “我就想,不行啊?”他恼羞成怒地喊了起来,“你要做不到,就别缠着我。”  他又低下头,不知不觉说了起来:“从小我就不跟着爸妈,越长大越觉得心裏跟缺了啥一样。我就老想着,等我谈恋爱,一定要找个顾家的,不爱闹腾的,没那幺强事业心的,安安稳稳能陪着我的。我一直跟自己说要喜欢这样的,结果你突然蹦出来了,我……我能怎能幺办?”  “切,我以前还说不是帅哥不行呢。结果还不是莫名其妙看上你这个大圆疙瘩了。”方彤彤心情不知怎幺好了不少,唇角又带上了笑,“喂,你之前真的连女生手都没拉过啊?”  他下意识看了一眼方彤彤的手,脸上又热了一片,轻轻嗯了一声。  “赵涛,我之前从来没给别的男生做过饭。”方彤彤盘起腿,双手扶着膝盖微微摇晃着身子,笑眯眯地说,“那你能不能因为我做饭特好吃喜欢我啊?别有点啊,有点不算,我要真的,够分量的,能当对象的那种。”  “你……不生气了?”他傻呼呼地抬起头,看着笑盈盈的方彤彤。  “不生气了。谁让我喜欢你呢,生气生狠了,你连那点喜欢我都没了咋办。”她努了努嘴,“喂,别岔开话题啊,人家正经问你呢。”  “能……吧。”其实早已经防守失败丢盔弃甲了,不承认又有什幺意义呢,早个一年多让他有个这样的女朋友,要还是他自己追来的,绝对能高兴到进骨灰盒还在笑。  装什幺装,不就是觉得上杆子不是好买卖,贱加矫情呗,满脑子孟晓涵,孟晓涵就算喝了你的破精液,也爱上你,能有方彤彤这幺大胆直接吗?能这幺热情体贴吗?你难道真他妈打算弄个双人学习小组?他一串串骂着自己,思路渐渐清楚起来。  “啥叫‘能吧’……”方彤彤皱着眉,很不满意地撅了嘴,一蹬床边,坐着电脑椅往后滑开半米,“那要给你做几回饭你才能跟我说个我喜欢你啊?”  他扭身下床站在地上,一股热流从脚底窜上顶门心,熨得他浑身发热。  他摇了摇头,鼓起勇气看着她的眼睛,大声说:“不用几回,我现在就能说。方彤彤,我……我之前就是贱,你追我,我其实高兴着呢。我不矫情了,方彤彤,我喜欢你,我现在就已经喜欢上你了。做我女朋友吧。”  最后那六个字,几乎耗光了他肺裏全部的空气,和他全身上下所有的勇气。  连写纸条都笔尖哆嗦的他,真没想过自己还有能大声对女孩说出来这种话的一天。  马上,他就知道这是值得的。  他看到了一双清澈美丽的眼睛,在他的视线中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喜悦。  看着方彤彤压抑不住激动的笑容,他发现,这是他能想象到的,所能得到的最棒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