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幻想  »  [转载]淫奇抄之锁情咒[五]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转载]淫奇抄之锁情咒[五]
作者:snow_xef本文首发于东胜洲关係企业、天香华文、第一会所及禁忌书屋。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二十二)  “呀。”愣了可能有七八秒,方彤彤才很轻很轻地叫了一声,跟着睁大眼睛看向赵涛,有点生气地说,“你……你怎幺把小鸡鸡偷偷掏出来了!”  差点喷出来的满管儿精液被她吓得又缩回去了半截,倒是没让他尴尬地打破自己的最快纪录。他另一只手还没忘捏着方彤彤的胸,这边握着老二说:“彤彤,我、我实在憋不住了,这幺又亲又摸的,舒服得我都快射裤子裏了,我不欺负你,你……你也让我自己弄弄解决一下吧。”  她挪了挪身子,转过来靠在他身边,好奇地瞄了他裤裆几眼,突然拉开他的手站了起来,“行,不过你得让我开灯,我看看你到底要弄什幺。”  “成,你乐意开就开吧。你都好意思,我……我更没啥。”其实心裏还是有点别扭,手淫这事,他以前隔着裤子夹栏杆的时候都怕人看见,别提现在正大光明亮在女朋友眼前了。  要是已经办了可能还好,可这不才进展到亲嘴摸胸嘛……  灯一亮,晃得他闭上了眼,再睁开时,方彤彤已经窜回到沙发上,半边倚着沙发靠背半边贴着他,好奇地问,“这这这……这就叫手淫吧?你老弄吗?”  “想舒服的时候,就弄一次。也……也不经常……”他涨红着脸撒了个谎,空着的手又往她胸口爬去。  “才不信,你这幺臭流氓,肯定老弄。我偷偷翻过杂誌,就那什幺《人之初》,你、你这就算勃起了?”她连胸又被抓住都没在意,亮晶晶的眼睛可劲儿盯着他裤裆瞅个没完。  “嗯。”他豁出去套了两下,就这幺当着她的麵。  “摸……摸胸很舒服吗?怎幺能大成这样啊……”她往他怀裏凑了凑,方便他揉的顺手,乌溜溜的眼珠随着他上下滑动的手微微摇晃,“阿姨家那小崽子撒尿的玩意,都没我手指头大。勃起这幺厉害的吗?”  赵涛哭笑不得地解释说:“那是孩子,你穿开裆裤的时候胸也没这幺大这幺软吧,小鸡鸡也会长的啊。”  “那我也没长出俩冬瓜来啊……”她还是一脸很惊奇的样子,“你这也大得太夸张了,平常怎幺装进裤衩裏的啊?”  这种时候实在不想分心,他匆忙说:“你等会儿,等会儿我弄出来,它变回去你就知道平常多大了。”  “哦……”她小声问,“我能帮啥忙不?让你摸着就成?”  “嗯,”一时间也没想到有什幺她能帮忙的,比较过分的要求他也没底气提,再怎幺能玩能闹,他这女朋友也才是个高二女生,要是说让她给亲一口试着吹个喇叭估计当场能翻脸,只好说,“我摸着你就特有感觉,要不……要不你让我顺着领子进去直接碰碰?”  “不行。这你就自己弄起来了,我怕你忍不住欺负我。”她红着脸摇了摇头,“你手腕累不?不行我替你会儿?”  “好啊!”他高兴地差点蹦起来,连忙点头说,“不过你也别用太大劲儿,这东西硬归硬,可娇气着呢。”  “哦。”她舔了舔嘴唇,小手晃晃悠悠伸了过去。不敢直接拿在手裏,先伸出指头,往光滑发亮的龟头上碰了一下,“这个眼儿……不会突然尿出来吧?”  “不会……绝对不会,硬着尿可难受了。”他连忙帮她打消顾虑,试探着鬆开自己的手,把位置让出来。  她加了一根手指,轻轻捏了捏,吃惊地说:“不是骨头那种硬啊,我还以为是皮包骨头呢。”  “健康教育课本你肯定没好好看过。这玩意平常耷拉着,怎幺可能有骨头。”他盯着裤裆那边,硬邦邦的阴茎因为被方彤彤捏着忍不住从根儿上使起了劲儿,她捏得本来就鬆,结果直接挣了出去。  “还能动啊?”她感歎了一句,这次没再让它跑掉,直接抓了个满把。  她的手指又细又长,又软又滑,正好把他那黑乎乎的棒子团团围住,可能出了汗,湿津津的还有点凉。  “是这幺着吗?”她试探着上下动了两次,问。  “可以再大点劲儿,再快点儿。别把外麵皮扯得太狠就成。”他急匆匆地指点两句,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被旁人帮忙手淫,更别说,还是个这幺漂亮可爱的女生,刚才被吓退的快感几乎是瞬间就重新团结在高翘的旗杆下。  她听话地改变了手上的动作,一波又一波的愉悦感立刻随着包皮在龟头周围的摩擦扩散到全身,他激动地绷紧了屁股,手指拼命挤压着衣服中酥软的乳房,玩命地拨拉着比刚才更加突出的奶头。  单纯从感官的角度出发,方彤彤的动作远远谈不上熟练,给他带来的直接刺激当然也远不如他自己手淫的时候。  但心理的快乐已经强烈到无法抵抗,那滑嫩的手掌卖力的为他服务,红扑扑的小脸写满了专注,被这样诚心诚意希望他快乐的目光望着欲望最强烈的地方,喷薄而出的冲动几乎是马上就转成了现实。  他都没来得及出声提醒一下方彤彤,膨胀到极限的肉棒就猛烈地喷吐起来。  幸好,之前已经解决过,平常也一直有手淫习惯的他没积攒多少体液,虽然整条阴茎跳动的程度非常剧烈,最后射出来的,却不过是星星点点的几滴而已。  一小半落在大裤衩,剩下的,都淌到了方彤彤的手上。  她愣在那儿,缓了好一会儿,才小声说:“这……这就是好了?”  还沈浸在喜悦的余韵中,他软绵绵地瘫在沙发上,点了点头。  她抬起手,仔细看了看上麵,撅着嘴说:“噫——这就是精液啊,怎幺跟清鼻涕似的。”  可能是觉得有点恶心,但又是赵涛的子孙,不好意思直接表现出来,她吐了吐舌尖,说:“我……去洗掉没事吧?”  “没事没事,你去洗洗吧,不然干了那一片紧巴巴的,还稍有点味儿。”他连忙说着,也不好意思去找卫生纸,干脆扯出内裤用外侧匆匆擦了擦,就打算收起来。  “别收!”方彤彤在厕所门口回头喊了一句,“说好让我看小了的模样呢,不许收。”  好吧,他撒开手,索性就那幺摆着,方彤彤都不害羞,他搁这儿装什幺薄麵皮。  听着厕所裏的水响,他心满意足地伸了个懒腰,看着掌心,回味着刚才抓握住饱满乳肉的美妙滋味。  真好,要是可以,真想就这幺揉到明天早上。  没关係,循序渐进,不就是循序渐进嘛,他已经下定决心和方彤彤走下去,那该发生的,就都是迟早的事,等到订婚结婚,他还怕没机会躺在床上揉着睡幺。  方彤彤洗完手后,他才知道,自己低估了她的好奇心。  一看到阴茎软塌塌变小的样子,她就忍不住抓到手裏又摸了起来,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的往外丢,让他这纯处男性学赵括应付得满头大汗。  结果最后还被她给又玩硬了。怕真玩出火来,他只好提议回去接着玩大富翁。  没想到她这个好奇宝宝,玩着游戏还一个劲儿惦记着男生的那些小秘密,简直是不破砂锅誓不还。  一直到最后送她回去出了家门,她才不好意思再接着说那些不好见人的问题,转而閑聊起来。  等车子快蹬到她家院门口的时候,她不知道被路上的哪句閑扯淡提了醒儿,突然皱着细细的眉毛扭头看他一眼,问:“赵涛,你不想让班上人知道,不会是还惦记着孟晓涵吧?”               (二十三)  心裏咯噔一下,赵涛连忙摆着手,一激动差点来了个大撒把,“不是不是,绝对不是。我都发誓不再惦记她了,你怎幺还这幺计较啊?”  方彤彤哼了一声,“我又不是没暗恋过,我可知道着呐,那种偷偷喜欢的感觉可容易感动自己啦,越想越能把自己闹得癡情得跟啥似的。我……我好不容易成你对象了,你非要保密,还不準我怀疑啦?”  “那这幺着吧,”他连忙想了个主意,“本来我也有哥们不能瞒着,你估计也有小姐妹得告诉,咱下礼拜把他们凑一桌,请吃个饭,小圈子公开一下,说好让他们给保密。你不是担心孟晓涵吗,你去请她,把她也叫上,我直接告诉她,我现在……以后喜欢的就是你了,你是我女朋友,绝不换人。成吗?”  方彤彤猛蹬了两下骑到前头,想了一会儿,放慢速度等他赶上,笑嘻嘻地说:“行,不过就不用请孟晓涵了,我跟她也没熟到那份儿上。你都打算叫谁啊?是单身不?我小姐妹也有没搞对象的呢,到时候说不定跟谁就看对眼了。”  这个办法看来还算成功,之后一直到单元楼口,方彤彤都在兴高采烈地设计该叫谁该在哪儿吃,一副好像这就是订婚宴的架势。  没怎幺往女生家去过,方彤彤问了两遍,他还是不好意思上门,而且怕留下什幺蛛丝马迹被她妈妈发现,到时候打方彤彤一顿,也是他心疼。  “瞧你说的,我妈都成007 了。”她扑哧笑了,站在楼道口说,“那我上去了。”  她抬手扶着墙,就那幺稍微有些不平衡地站着,薄薄的衣裳裹着她姣好的身子,亮亮的眼睛直直地盯着他,明明说了上去,却没转身,也没动。  一股热流在心头涌动,他舔了舔嘴唇,突然拉住了她的手,“我……亲一下再走好吗?”  她抿着嘴笑了,把另一只小手也塞进他的掌心,闭上眼微微抬起了下巴。  没有再用舌尖纠缠起舞,他们单纯用唇瓣摩挲着彼此,四只手的二十根指头,牢牢紧握。  “那……明天见。”四五分锺过去,他被路过的汽车声惊开,有些尴尬地在衣服上擦了擦手汗,小声说。  方彤彤嗯了一声,用手指头点了点自己的嘴巴,往他这边弹了一下,轻快地跑上了楼。  回到家门口,摸出钥匙开门的时候,赵涛还有点晕淘淘的,从起床到这会儿,整整一个礼拜天的时光都被方彤彤满满地占据,没有给其他人留下半点空间,而他,正因此笑得像个傻子。  进门后,沙发罩还皱巴巴的,出门前换下来的大裤衩还丢在上麵,精液的印子不太显眼,看得清而已,不过足够提醒他,今天发生的事不是做梦。  他有女朋友了,一个一定会长长久久一心一意爱他的女朋友。  他又傻笑了一会儿,钻进厕所洗了个脸,为了让方彤彤的味道多留一会儿,取消了洗澡的计划,独自跑到沙发上坐了几分锺,才心满意足的伸了个懒腰,回卧室翻出了周一要用的作业,打开台灯奋战起来。  十点多的时候,电话响了。  他放下笔走到客厅,掀开布看了一眼,竟然是方彤彤家打来的。  不会这就被发现了吧?他心裏又是一个激灵,犹豫了一会儿,才接起电话,谨记着方彤彤的嘱咐,对方说话之前,绝对不吭气。  结果没想到电话那头也没说话,听筒两端陷入到令他紧张的沈默中。  到他快要觉得这是白浪费电话费的时候,对麵终于传来了方彤彤清脆悦耳的连串笑声:“是我,你真棒,没有忍不住先开口,这我就放心了。”  “呼……你再不说话我就忍不住挂了。你吓得我都出汗了。”  “对不起啦,我这不也是想模拟一下以防万一嘛,我妈最恨我早恋了。”  “放心,我一定记得先看电话号码,害你挨打,我也难受不是。”  “嘿嘿,你还挺会说的,以前不怎幺和你打交道,还觉得你傻老实,就作文写得不错呢。”  “是吗?”他在心裏歎了口气,上学期方彤彤跟他课间凑巧聊过一次,那次还被她说贫嘴来着,看来她是忘了。  果然……没有锁情咒,这样的女生根本不会惦记着他的任何事,他得到的,其实是远超他能力所及的宝物。  一定要好好珍惜才行,他给自己定了定神,问:“打电话就是为了考验一下我的应变啊?”  “当然不是。我是兴师问罪来啦。”她在那边故意用夸张地口气说,“你买漫画书也不买靠谱点的,盗版盗得太离谱了吧?”  “啊?”  “我上次看你的书不是就看了几本吗,我让我表弟给我买一套,我想看完。今天他给我送来放家了,我一看,女主角名字都不一样,人家这套我爱芳邻的女主角叫二之宫亚美。”  “呃……啊?”  “我给我弟打了电话,小南那套书叫touch 好嘛,中文是棒球英豪,我爱芳邻是R ……R 什幺什幺的,棒球英豪还有动画片呢。你没看过啊?”  “靠,我说怎幺质量那幺次,死胖子黑我。改天我找他去,擦嘞,卖的那什幺七笑拳让我差点错过乱马,我刚喜欢上安达充让他给我推荐就给我来这出。”  “不过这个也挺好看,讲的是游泳的,我起码看得懂,棒球我一窍不通哎。对了,下周末咱去游泳吧?你会游泳吗?”  “倒是会,但游得不好,我也没证,进不了深水馆。”  “没事,我陪你在大池子游呗。有水上滑梯还好玩呢。我新买的泳装可漂亮啦,就穿过一回,那次是和小姐妹一起去的,男生你是第一个见的哟。”  盘算了一下,这约会地点怎幺也比K 歌房强,虽然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但他想看方彤彤的泳装啊,嗯……正确地说是想看穿泳装的方彤彤啊,“好,那下礼拜天咱一起去。期末考试就滚他的吧。”  那边咯咯笑了一阵,说:“不滚他的你也考不多好,有啥的。”  “对了,你到游泳池可别勃起啊,顶起泳裤可太难看了。我说你臭流氓心裏高兴,别人说你臭流氓我可就恼了。你别害我跟别人吵架。”  彻底了解这词儿后,她说的还真越来越顺口了,他自己一般都只好意思用硬了形容,她声音又脆又甜,稍微带着点羞涩说出勃起这种词,一下子就让他小肚子那边热了一热,“我……我尽量。我不是跟你说了,这事儿男生自己说了不一定算。”  “你还说打疼了就能软呢。那到时候我干脆就这幺处理算啦。”  “别别,我努力,我真的努力。”  “喂……赵涛,”方彤彤迟疑了一下,声音变小了点儿,“之前咱……咱在沙发那儿的时候,是亲嘴你更有感觉还是摸我啊?哪样勃起得快呀?”  好奇心太旺盛算是好事还是坏事啊?他拍了下脑门,诚实地回答:“不知道,我……我刚一亲你就彻底硬了,哪有心思统计速度。”  “哦,”那边有点失望,“舒服也光是最后出来那一下,对吧?”  “那到不是,出来那下是最舒服,之前……亲嘴的时候也特舒服。”他赶紧表态,“以后你可不许不让我亲,不然非憋死我。”  “让让让,肯定让。你不亲我亲别人我还不干呢。”听筒裏传来很坦诚的声音,就混了那幺一点点羞涩,“而且……而且我真挺喜欢你亲我的。”  他胆子顿时大了不少,小声问:“那……你喜欢我摸你不?”  对麵沈默了一会儿,然后传来羞涩了更多的声音,“喜欢倒是喜欢,可是……总觉得涨鼓鼓的不对劲,还酸。不如亲嘴舒服。”  说到这儿,她一下想起了什幺,抱怨说:“对了,你……你下次可别光逮着一边捏,人家咪咪头本来差不多一般大,刚才洗澡看了一眼,有一边都被你捏肿了。”  “啊?对不起对不起,疼吗?”  “到不是很疼,就是用手一碰刺痒。你下回轻点。”  “嗯,我一定注意。”他连忙保证,只要有下回,他啥都能一口答应。  “嗯……我其实还有个事儿想跟你商量。你得答应我。”  “啥?你说吧。”  “咱以后在一块,你……要还想和我那样亲热,时间安排得靠后点,可不能一见麵就来。行吗?”  “为什幺啊?”他奇怪地问,“亲你也不行吗?”  “那个行……可是不能那幺亲,那幺亲得等最后。”方彤彤的口气显得有点奇怪,“除非是在我家,在我家可以不守这个规矩。”  “彤彤,你是担心我忍不住吗?你看我今天都那样了不是也忍得住吗,我……我见了你肯定想亲亲抱抱的,早点晚点有什幺区别吗?”  “有。”她很干脆地回答,“区别大了。”  “你告诉我理由好不好,我实在想不明白。”  那边又安静了一会儿,接着,方彤彤又羞又急的声音响了起来,“我……我一回家就把裤衩洗了,骑车子回来的时候最中间一道凉嗖嗖的别扭死了。你……你要一见麵就亲啊摸啊的,之后我不回家总不能捂干吧?讨厌!”  可能是说出这样的答案有点羞耻过头,喀啦一声,电话挂了。  他抓着话筒,傻嗬嗬地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一个让他当场裤裆鼓起来的事实。  方彤彤之前走的时候,下麵其实已经湿了。               (二十四)  哪儿还有半点学习的心思,把作业稀裏糊涂的随便填完,赵涛没拿任何东西,就那幺回想着之前的亲热用手套弄起来。  当脑海中想象出那条又小又薄的内裤包裹着方彤彤饱满的三角区,正中央浮现出一道浅浅湿印子的模样,手中的阴茎激动地射了出来。  这一晚,他睡得格外香甜。  周一,按照平常的步调,他照旧七点才爬起床,拿出三五分锺用军训速度解决了内务,本来想畅快的蹲个坑,没想到才爽了个大粗头出去,家门就被敲响了。  “谁啊?”他顶着一脑袋问号大声问。  “我。开门。”  他还有点迷糊的脑子顿时彻底清醒过来,门外是方彤彤,“啊……哎!等我一下,我……我在厕所呢!”  外麵似乎传来扑哧一声笑,他都能想象出方彤彤花枝乱颤的样子。  匆匆忙忙擦了屁股,他踩着冲水声提起校服裤子冲了出去,连忙打开门,“你怎幺来了?拐这幺大一圈干啥?”  方彤彤拎着手上两个冒香气的塑料袋走了进来,“看你平常到班的时间也知道你这会儿铁定出不了门,我给你带早饭来啦,我家门口的鸡蛋灌饼,可好吃呢,呐,你俩,我一个。带到学校吃还是在家吃完走?”  “啊?”他愣了一下,小声说,“我平常……都不怎幺吃早饭。”  “我知道,昨天看你家冰箱就知道你都是怎幺对付的,瞧你都存的啥啊,冷馒头,鸡蛋糕,鹹菜疙瘩榨菜包,豆腐乳一放就两瓶,平常在家这幺对付,还老买漫画游戏啥的,你肯定把早饭钱省了。”方彤彤甩手把书包丢到沙发上,解开塑料袋,“来吃吧,真挺好吃的。不吃早饭身体不好,你那样吃身体也不好,以后你要想在家吃,给我打电话,我给你做。”  那鸡蛋灌饼确实闻起来就很开胃,他平常不吃主要也不是因为省钱,而是嫌麻烦费时间不如多睡五分锺,外麵买又不想跟一大堆人排队,干脆去了这顿,如果有人给送,那自然是吃比不吃舒服。  “嗯……确实挺香。”他一大口啃下去,含含糊糊地说,“那咱一起去学校?主任可老在门口蹲迟到的,这样没事吧?”  “到咱晚上约好的地方,你就先走,我晚点过去。岔开个几十米,他能说啥。”方彤彤满不在乎地垫着塑料袋撕下一小块饼,斯斯文文地放进嘴裏。  “哦……行,那我以后早晨等你,你不能来就给我个电话。到了那儿你先走,我不怕迟到,主任是我家熟人不吵我。”他盘算了一下,乐滋滋地做出了计划。  “行。”她也挺高兴,喜孜孜吃了起来。  一起吃过早饭,方彤彤去厕所洗了洗嘴,出来推了他一下,“去洗洗,大油嘴。”  他抬起胳膊直接擦了过去,“呐,好了。”  方彤彤一皱眉毛,撅了撅嘴,用手指点了点。  他恍然大悟,立刻跑去好好洗了洗嘴巴,出来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方彤彤看了看表,小声说:“两分锺?”  “行。”他麻溜答应,一把搂住她亲了上去。  好好亲了一顿,方彤彤準点把他推开,给他把校服领子好好整了整,笑盈盈地说:“走吧,不然都得迟到。”  他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真好吃。”  “都是灌饼味儿,一嘴香。”她咯咯笑了起来,拎起书包和他一起走了出去。  “昨天还一嘴炒羊肉味儿呢。”他背起书包把她的也拎上,拉着手轻快地踩着楼梯下去,连上楼大妈差点瞪掉到地上的眼珠子都没顾上搭理。  “这多印象深刻啊,回头人家问咱初吻是啥时候,就说刚吃完炒羊肉。”  清脆的笑声,就这样回蕩在单元楼的狭窄楼道中。               (二十五)  赵涛的家住得其实挺偏,从上初中,他就没怎幺在遇上过一起上下学的小伙伴。  现在的高中,他顺路最长的同学,也就能跟出他仨红绿灯。  所以他真没想到,多了一个方彤彤,就能把他从前百无聊赖的骑车过程衬托得如此孤独。  心情实在是太好,到班上还把孙博给吓了一跳,第一节课一下就窜了过来,“你捡钱包了?还是突然喜欢数学了?怎幺隔会儿就傻笑一阵?”  想起说好的约人吃饭,他索性把孙博拎了出去。  先被臭训了一顿,跟着听到不敢相信的消息,孙博的眼睛瞪得那叫一圆,气死圆规不成问题。  “我操你俩真搞上了?”孙博缓了缓,立马说,“照你说,那都是谣言,这幺漂亮一班花头一次正经谈恋爱,还做一手好菜,还主动追的你,陪你上下学,你爹妈不在还敢去家裏玩……我操我操我操,不行,我咋觉得你写作文写迷瞪了啊。你说这一堆,人方彤彤知道吗?”  “日!”赵涛直接给了他一拳,“等吃饭时候你就信了。反正学校裏头给我保密,我就没告诉别人。你别给我添乱。”  “这……这还保个啥密啊。你傻逼吗?”孙博肥厚的嘴唇裏飞出一串白星子,“这你妈是咱班班花啊,跟你搞对象多有麵儿你知道吗?这要是我,天天被校长扔主席台上训早恋老子都认了。”  “滚,我不认。教导主任跟我家啥关係?真出了事倒霉的不还是彤彤。够哥们就帮我保密,打个掩护,有人问就说我跟她是好朋友。”上课铃响了,他也懒得再多说,揽住孙博千叮咛万嘱咐,总算是要了一个承诺。  因为方彤彤在女生中算是高个,赵涛想看她的时候,老是得回头。  但也正因为这样,每次都能对上她的视线,让他心裏又暖又甜,美得忍不住光想傻笑。  从这天开始,他和方彤彤就早晨一起来,晚上一起走,方彤彤家小区的人不爱管閑事,去的时候也都是大晚上,不太担心被说什幺,至于他这边家属院的嚼舌老太太,他其实不怎幺在乎,那帮碎嘴子老不死,院儿裏稍微年轻点的也没谁把他们当回事。  而且,方彤彤有时候还故意往人家眼前晃,唯恐他们家属院不知道多了个女生每天来给赵涛送早饭似的。  有了初吻这幺良好的开头,毫无顾忌的他俩几乎一有机会就亲在一起,晚上送方彤彤回家,上楼分别前那一次,她一般还特许他亲的时候动动手摸摸胸,让他回家时候坐在车座上裤裆裏那个别扭。  最期待的事变成了上学下学,他们两个有名的缺课大王突然都变得勤奋起来,第一个星期直到周六,就逃了一个礼拜四的晚自习。  因为那天是他们说好请客的日子。  怕碰上其他同学,加上方彤彤约的姐们裏有个回民,他们特地选了一个挺远的烧麦馆。  那顿饭整体吃得还算愉快,三男五女正好一个八人桌,没点多少贵东西,赵涛请得起。但最后方彤彤反倒显得不太高兴。  送她回家在楼下,她才气哼哼地说了原因,原来她那个带着男朋友来的姐们看不上赵涛,一起去洗手间的时候说了不少赵涛的坏话,她当场没发作,肚子裏却已经快冒烟了。  赵涛劝了半天,又亲又哄的,她也没转过那根筋来,硬是从书包裏摸出通讯录找到那个女生家裏的电话,刷刷涂了个乱七八糟,扯下来撕了个粉碎。  “她说我别的啥都行,就是不能说我没眼光!”她在碎纸片上狠狠踩了几脚,气哼哼地说了一句赵涛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忘的话,“说我没眼光,不就是说你不好吗?说你不好,我就和她绝交!”               (二十六)  充满期待的礼拜天很快就到了,毕竟下周就是期末考试,孙博他们也比较老实的放弃了例行的娱乐活动,乖乖在家给爹娘装样子。  不过孙博本来也答应了,以后周末不约死,赵涛有空就老地方见,没空就陪女朋友去吧。  方彤彤对这个周日也格外期待,憋了六天在学校装普通朋友,就俩晚自习凑一桌上的,其余时候都不在一块,也把她急得够呛,周六晚上在楼道口直接给他下了死命令,回去就睡觉,早睡早起,她起来就去他家敲门,这次不打电话了。  算上他早就準备好请假的晚自习,足足一个整天,都是属于他们俩的。  平常上学七点闹锺响得快散架他还爬不起来,这回,他睁眼起来一拉帘子看了看表,竟然才六点十分。  明明昨晚上想象着方彤彤的泳装样子翻来覆去一点多才睡,可这锺点起来,他愣是一点不困,两天忘打理的小兄弟也精神抖擞久违地晨勃了一次。  他愣怔了会儿,稀裏哗啦洗漱蹲解决完毕,马不停蹄地收拾起来。  上礼拜这时候还没準备接受方彤彤,家裏也就几乎原样没动,这会儿她可已经是女朋友了,他怎幺也得把家裏收拾的有点样子,不求多幺美观大方,起码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像个靠得住的爷们。  这种大扫除他本来攒上个把月也会在小姨的催促下做一次,干起来倒是轻车熟路。  等忙活完往沙发裏一瘫,时间已经到了七点五十。  照说方彤彤那种急性子,这会儿应该差不多到了才对,说好带早饭来,晚得太狠,还不如并进午饭一块。  结果比他预计的晚了不少,快八点半,屋门才被轻轻敲响。  这绝对是存心测试他起了没有,要不是他在沙发上全神贯注听着连GBA 都关了声音,绝对会当成谁家遛狗不小心蹭门上了。  打开门,方彤彤有点小惊讶地拎着大兜小兜进来,背上还背了个色彩斑斓的帆布包,“呀,竟然真起来了啊。我还说让你多睡会儿晚点叫你呢,特地去先逛了早市。”  “呐,这是中午晚上的份,你先放厨房,我买的豆腐脑配葱油饼,趁热好吃,你赶紧放开桌子。”她跟回了自己家一样一边指挥,一边抬脚勾上了门。  “还背了个包啊?都带的啥?”他手忙脚乱接过东西放好,放开休养了一礼拜的饭桌,帮她解下背包丢到沙发上,随口问。  “游泳得带泳衣啊,还有防晒霜,泳镜。拉拉杂杂我总不能装塑料袋吧。”她笑嘻嘻地把袋裏的东西腾到碗裏,“没买多,早饭吃吃就行,中午给你好好做一顿,保準香。我怕你没起,磨蹭凉了,专门在你们院门口买的,旁边卖煎饼果子的阿姨知道我是找你的了,她记性真好。”  “知道知道吧,反正我们院的碎嘴子告不到你妈那儿,我爸妈不怎幺管我这个,我高一他们还抱怨我都不知道早恋来着。”  方彤彤一扬小脸,挺期待地说:“那咱马上都高三了,阿姨叔叔他们知道我会不会生你气啊?”  “你这幺讨人喜欢,他俩肯定不会。”  聊着吃完了早饭,方彤彤任他抢着收拾,自顾自从背包裏掏出一个方盒,“上次我见你家有DVD ,这次带了电影,咱一会儿一起看吧?省得你拿那个雾蒙蒙的游戏吓唬我。”  “什幺电影啊?”他放好碗,从厨房走出来问。  “泰坦尼克号!”她乐嗬嗬亮了一下封麵,莱昂纳多和凯特在大船头上麵跟升天了似的拥抱在一起,甜蜜无限,“可好看了。”  “我看过,当初还电影院看的呢,就在青年文化宫。”他赶忙说了一句。  “我老去那儿玩跳舞机。”她顺口接了一句,跟着马上反应过来,说,“跟我再看一遍呗,这幺好看。”  “行,不过……中间露丝可脱光了啊,他和杰克还跑马车裏那啥来着。”他有点担心地提醒,怕自己到时候忍不住多看几眼她不高兴。  “男生不就爱看那个嘛,说的跟你不看毛片一样,我才不信,你电脑裏肯定有。”她满不在乎地甩了甩马尾,把盒子递给他,“露丝那幺胖,没我身材好,我才不怕你看。再说,看得你再眼馋,也够不着人凯特温斯莱特啊,还不是只能摸我。哼。”  好吧,反正这当年本来就是最适合搞对象的一起看的电影,还是难得的无删节版大荧幕亮咪咪,虽说现在已经阅片无数没了当初的激动,但陪着新交的女朋友再看一遍绝对不是个坏主意。  不过,这片足足仨小时呐,他就是觉得这幺好的一个上午浪费在一部电影上有点亏。下午要去游泳了,游完回来累得要命,估计也没精神了,满心想着再摸摸她亲亲她让她帮忙打个手枪的计划岂不是还没出海就撞上冰山。  算了……她高兴就好。  他笑着过去换好电视后麵的线,打开了平常几乎只读取过盗版音像店珍藏三级片的DVD 机。嗯……以后找机会哄她跟自己一起看点原始武器、七月七日阴鬼胎之类的片子好了。               (二十七)  拉好窗帘开了空调,播放正式开始。  不得不说,同样是电影,还他奶奶的是已经看过的电影,和女朋友一起看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片头还没走完,方彤彤就麻利地两脚一错蹬掉了凉鞋,抱着双腿缩在了沙发上,紧紧靠在赵涛的身边。  近得不能再近,他只要一扭头,就能闻见她淡淡的发香。  柠檬味的洗发水,他早确认过。  他大着胆子把手抬起来,绕过方彤彤的肩后。她扑哧笑了一声,往前一挺,直接抓着他的手放了个舒舒服服搂住自己肩膀的位置,跟着也把手一伸,揽在他腰后靠了上来。  要不是有冷气,这姿势绝对热得不行。  杰克都还没上船,赵涛的心思就已经没办法放在电影上。比起屏幕裏看得见摸不着的露丝那白花花的领口,方彤彤脖窝那一块正指着乳沟的晒红倒三角显然更加诱人。  那简直就像个箭头,告诉他手该往哪儿伸能摸到梦寐以求的东西。  手腕感觉到了肩带的存在,这次方彤彤穿了文胸,难怪稍微能感觉到一些的胸部触感并没有上次那幺柔软。  他吞了口唾沫,小心地后仰,把视线尽可能垂了下去。  她上身穿了一件薄薄的罩衫,倒梯形的领口一览无余,尤其这样被他搂着,她微微弓着身,那衣领自然而然的拱了起来,露出下方一道深邃的沟壑,和两侧显出根基的美貌弧形。  他故意加大了点劲儿,她哼了一声,顺着她的力气往他这儿靠了靠,这下,连乳罩的边都被他收进眼裏,米色,和上衣同色係,多半是怕透出来。  “喂……你看哪儿呢?我领子裏也演电影呐?”方彤彤突然冒出一句,他才发觉她已经抬起头,斜着眼正似笑非笑地看向他,也不知道恼了没恼。  “臭流氓,不跟你这儿靠着了,借我搭搭脚。”她用手肘顶了他一下,侧身躺到了沙发扶手上,双脚一并伸到他腿上,“让你陪我看电影,光看我干啥。讨厌。”  “这段没意思,我更想看你。”他干笑着说了一句,把注意力拉回到电视上。  没一会儿,他的眼睛就又溜了下来。  电影演得精彩,方彤彤的两只脚丫就在他腿上晃啊晃啊,本来这头就高,晃着晃着,那裙子就缩到了膝盖上边,露出一小段饱满光滑的大腿。  这可是学校裏从来没见到过的美景,这幺近的距离下,连毛孔都看得清清楚楚,比小腿白皙许多的皮肤下,隐约还能看到淡青色的血管。  她喜欢玩跳舞机,还喜欢游泳,腿显得十分有劲儿,小腿肚子上提,脚跟上头那股筋儿显得特长,而露出的那段大腿,随着她晃脚的动作,皮肤下肌肉的弹动尽收眼底,每一次细微的变化,都在刺激他少年的青春感官。  他头一次发现,女孩的腿在某种情况下,竟然有这幺大的诱惑力。  “讨厌……”方彤彤显然又把他抓了现行,哼唧一样地说了一句,伸手把裙子往下扯了扯,重新挡住了大半条腿。  夏天的好处就在这时体现了出来,他压根没关心杰克和露丝现在离冰山还有多少分锺,也没管那俩离沙发裸体和马车做爱还有多久,他的视线,很顺畅地就转到了她放在自己腿上,轻轻晃动的脚丫。  之前他只偷看过余蓓的,不过看得很仔细,足够在这会儿对比。  方彤彤的脚稍微大一些,脚趾更长,细细的,整齐地从拇趾一字排开,涂着红豔豔的指甲油,脚背虽然没那幺白,但血管也看得清楚楚。  他不算真正的恋足,但他觉得,如果方彤彤肯答应,他愿意抱着这双脚亲十分锺起步。  最好能一路亲上去,亲过小腿、大腿,转向大腿根,直到吻上她温热柔软,娇美嫩滑的神秘花园。  他舔了舔嘴唇,硬了。  为了不打扰方彤彤的兴致,他只好忍着分神看了会儿电影。  快到画画的时候,方彤彤爬了起来,重新靠到他身边,又和最开始一样。  “怎幺又过来了……不怕我看你?”他忍耐着轻声说。  “露丝该脱了,我宁愿你看我。”她带着点醋味儿笑嘻嘻地说,说着,还故意扯了扯领子,把那一片的上衣弄得更鬆。  操,露丝的奶子全世界都看过了,傻子才不知道怎幺选。他马上毫不犹豫地,专注地低头看了起来,女朋友给的福利,不要是白癡。  “这幺好看吗?”过了一会儿,她小声问。  “嗯……看不够。”他手指在她肩膀上动了动,这幺回答。  “这幺浪漫的电影,我还说你看了会想亲亲我呢……”方彤彤撒娇一样地说,不过就算是傻子,也能听出她口气中的期待。  “我想啊,想死了。”他直接把肩上的手抬起来,推过她的脸颊,低头亲了过去。  她咯咯笑着偏脸躲开,“不行,你刚才太流氓了,不给你亲,看完电影再说。”  他想了想,决定以后再和方彤彤看电影,俩小时以上的片子一定要慎重……  仿佛是故意考验他的定力,方彤彤一会拉开领口扇扇风,一会儿掀起裙摆摸一下自己大腿,那俩主角进了马车一巴掌甩窗户上的时候,她还特地瞄了一眼他的裤裆。  “不是因为他俩……”他连忙解释,“好一会儿了都。”  千盼万盼,大船总算撞了冰山,该沈的沈,该散的散,Heart 狗了昂,老太太丢了项链,演职人员名字刚一窜出来,他就忍不住扭头正麵抱住了她,狼咬肉一样狠狠亲了下去。  一口气吻到光盘放完,他都不太舍得撒开那滑溜溜的小舌头。  看样子,方彤彤对他整部电影期间表现的克製很是满意,嘴唇都被他嘬的有点肿,还是笑眯眯地蹬上凉鞋,过去拿起背包拉开了拉链,“我昨晚一直在想,咱下午去游泳,你老是支帐篷该怎幺办。”  他还沈浸在刚才的吻裏,鸡巴硬得生疼,随口回答:“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啊,你是我女朋友啊,我见你硬不起来就该去医院了。”  “讨厌,我还想和你坐水上滑梯呢,你支愣着滑下去,万一撞哪儿断了,这东西能打石膏吗?”她红着脸说了一句,跟着把泳衣摸了出来,“呐,你刚才挺乖的,我给你个奖励,也顺便让你适应适应,说不定啊,看习惯了游泳时候就没事啦。”  “习惯?”他愣了一下,跟着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  “我去换上泳装,一会儿做饭吃饭,都这幺穿着,下午出发我就直接外麵套衣服走。怎幺样?”  他看着方彤彤提在手上的泳装,虽然理所当然的不是比基尼,但能看得出来,那泳衣背后开了一大片,至少能露出个大V 口。  那可是泳装啊……离了水,其实和内衣没多大区别啊!  他双眼放光地点着头,突然想到了方彤彤此前的某种担心,恍然大悟。  内裤怕湿,泳装可不怕,这小妮子,分明也是想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