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幻想  »  奇遇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奇遇
<font size="4"  我在街口卖面的小摊子停下来吃一碗阳春麵,顺便和卖面的老头闲聊几句,说出了要来这里住一阵子,并向他打探旅馆的所在。他向我打量了一阵,然后说道「外乡的读书人,如果你想在我们小镇渡假,倒有一个比旅馆更悠静舒适的所在。不知你有没有兴趣呢」 我笑道「何止有兴趣,简直是求之不得呀」 于是老汉祥细地指点了我。吃完麵,我付过钱,便依照他的指示,走过两个街口,在一条小小的巷子里找到一个青石铺地的门口。        我依照老汉给我的说法,拍了三声门,应声来开门的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我说明了自己是一个远道客,想在小镇渡过暑假。可是此地没有亲友,所以想找间房住。是明街口卖面的老伯告诉我,可以到这里问问,听说这儿有房子分租。小姑娘把我上下打量了一下,要我等一等,又把门关上了,我注意地看了看这所房子,还真不小,建筑也不错。不一会儿功夫,小姑娘又开门请我进去了。      我随着小姑娘走进上房,一位约摸二三十岁的少妇,微笑地招呼我坐下,客气地请我用茶。我先礼貌向她请问了贵姓,少妇微笑地说道「我姓白,不过你叫我素蓉就行了。不必客套的。」接着又她祗是笑嘻嘻的,不和我谈起租房的事,反而和我闲话家常,由我的姓名.职业.一直问到有没有结过婚。我祥细回答了她的问话,并说出了因为仰慕小镇的风貌而来渡假。白素蓉高兴的表示愿意租房子给我,并答应供给我的伙食,当我问及价钱时,她笑道「远道客,请还请不到哩如果一定要付钱的话,等走的时候随便给就行了,最好是大家做个朋友嘛相请不如偶遇,我们不要讲这个啦」 我连忙称谢。素蓉又指着刚才带我进来的小姑娘说道「她叫做青梅,是和我相依为命的养女,让她带你到房间歇着吧」       这里一共有一厅四房,围绕着一个铺着细琢石板的院子,青梅把我引到西边厢一间明窗净几的房子里。慇勤帮我放置好简单的行李,接着就出去端了一盆热水进来,并亲手拧了一条热气腾腾的白毛巾,我连忙上前要接过,青梅却轻轻把我推坐下来,然后轻轻地为我抹除扑扑的风尘。我虽然觉得非常意外的惊讶,也祗有乖乖地让她为我洗脸。青梅丰满的身体挨近着我,一种少女的幽香直钻入我的鼻子。青梅又帮我抹了抹手,这时我接触到她那一双软绵绵的小手,禁不住轻轻地捏住说道「青梅,你的手儿又白又嫩,真可爱」 。青梅并没立即挣开,她任我摸了一会儿,才柔情的说道「我去倒水了。」        我放开青梅的手儿,让她把洗脸水端出去倒了。过一会儿,青梅又端了一盆热水进来,笑瞇瞇地说道「赵叔叔,我来帮你洗脚吧」 。我说道「青梅,还是让我自己来,不敢劳繁你了」 。青梅笑道「什幺话呀赵叔叔是我娘的贵宾,我应该好好服侍你的。」 说完就把我的鞋子脱下了来,又将我的双脚放入温水里。一面洗一面望着我笑道「我娘亲好喜欢你哩我们这里很清净,没有外人骚扰的。如果我娘亲想和叔叔亲近亲近,不知叔叔肯不肯呢」。这时我的双脚正被青梅柔软的手儿摸捏得一股慾火从心中燃起,听她这幺说,不禁暗喜,不过嘴里却说道「青梅,我受到你们热情地招待,那里敢说不敢二字,祗怕坏了你娘亲的名节哩」 。青梅紧接着说道「这你就不必担心了,我们这里的事,你慢慢会清楚的,祗要你肯和我娘亲近就行,其他的事就无须理会了呀」 。       青梅嘴里说着,一双嫩白的手儿将我的双脚又搓又捏,洗得乾乾净净,还用软布抹乾了。又套上一对拖鞋,才望着我笑道「赵叔叔,你跟我到里间洗个澡。」 我跟着青梅从小门进入套间,原来这里是一个小小的净室,一个早已盛着温水的澡盆,还有用来方便的净桶,可称为设备齐全了。青梅帮我脱下外套和衬衣,我笑着对她说道「行了,我自己来吧」 。青梅把手伸到我腰间一面解我的裤子,一面认真地说道「我应该服侍叔叔的,你儘管让我为你洗澡吧」 。说着已经把我的裤子脱下来,这时我胯间的肉棍儿已经竖起来,把内裤撑起着。青梅把我的内裤也褪去,小手儿握了握肉棍儿笑道「叔叔这里好棒哦我娘一定会好开心的呀」。       青梅把我扶进澡盆,对我嫣然一笑说道「叔叔先泡一泡,我出去把洗脚水倒了,再替你洗澡。」说完就飘身出去了。我浸在温暖的清水里,心里又惊又喜,不知这飞来的艳福如何消受。正在胡思乱想时,青梅已经回房了。她笑瞇瞇地说道「我也得脱去衣服,免得弄湿了。」 说着转过身,慢慢地把她的上衣脱去,露出白晰的背脊和两条嫩白的手臂,又把裤子脱下来,祗见浑圆的臀部白里泛红,两枝粉腿肥圆适中。青梅转过身来,身上祗挂着一件红肚兜。她在洗澡盆旁边的小凳坐下来,开始替我洗擦着。一边洗一边向我讲了一些有关这里的事。       原来白素蓉年轻时是城里的名妓,五六年前,有一位富商暗中将她赎身,并秘密安置在这不为人注目的水乡。两年前,富商意外过着身,幸亏已经有点遗产留下,素蓉不愿意坐山崩,所以秘密经营一些生意,用以维持生计。青梅洗到我胯间的肉棍儿时,我被她弄得坚硬昂起。我笑问「青梅姑娘,你有没有和男人玩过呢」 。青梅粉面泛红地说道「我本来也是从小卖入青楼,是娘身边的丫环,娘从良那年我才十二岁,娘很痛惜我,就要求把我一齐带出来。并认我做养女,因为娘和爹在妓院相好时,我就服侍左右。所以来到这里之后,我仍然像以前一样,就算爹在玩我娘的时候,我都在后面帮手推屁股哩我十四岁那年,有一次爹想要玩的时候,娘却刚好来月经,娘叫我给爹试一试。那时我已经发育了,平时见到我娘被爹玩得很开心,也是心思思的。那知一试之下,痛得要死。不过后来就玩出滋味来,祗是爹玩我还不到十次,就不幸过身了。」青梅说完,圆圆的俏脸飞红。我伸手抚摸青梅可爱的脸蛋,说道「青梅,你长得真俊俏。」 青梅娇媚地笑道「祗要你和我娘相好,我相信娘都会让你玩我的身子的。好啦你站起来,我帮你抹乾身上的水。」 我站了起来,跨出洗澡盆。青梅替我抹身后,我大胆地伸手去玩摸她被红肚兜蒙着涨鼓鼓的乳房。青梅柔顺地依着我,任我把她丰满又弹手的奶子摸捏了一会儿,才轻轻地舒了一口气说道「我迟早让你玩个够的,现在娘等着和你吃饭哩」 。于是我换上乾净的衣服,走出净室,回到上房。祗见桌子上已经摆上一台丰盛的酒菜。白素蓉也已经坐在席上等着我。我在她对面坐了下来,青梅慇勤地斟酒夹菜。席间我和素蓉谈笑风生,两杯酒落肚,素蓉面泛微红,谈吐间媚目如丝。       用过晚餐,青梅把素蓉扶到床沿,然后收拾碗碟走出去了,房里祗剩下素蓉和我俩人。我向她走过去,她便依入我怀里。我在素蓉粉嫩的香腮亲了一下,她闭着声音双眼颤声说道「亲亲,我要你脱我的衣服。」 于是我将她胸前的钮儿解开,一对肥乳居然是高翘着,雪白的皮肤,滑滑嫩嫩。我禁不住把手在她鲜红的奶头上捏弄。素蓉轻舒两条细嫩的手臂,搂住我骚蕩地叫了声「亲亲,痒死我了你把人家弄得一颗心都快跳出来了。」 我搂紧了素蓉一阵热吻。她的嘴唇火热,一根舌头儿尖尖的送入我口里。我从她光滑的背上摸下去,摸入她的裤腰,觉两瓣臀肉格外肥厚。       我让素蓉倒在床上,伸手拉下她的裤子,素蓉忽然叫了声「青梅」 ,我不禁楞住了。青梅走进来,把我身上的衣服全部脱光,等我上床后,把帐子放下来,却把油灯拨亮一点,才走出去。明亮的灯光透过纱帐,把床上照得雪亮,我仔细地欣赏她的肉体,虽说显得稍胖一点,但是又白又嫩的,应该说是丰满哩尤其是一对肥乳房,高高翘起的奶头儿粉红色的,纤腰细细,肚子平平,显然是还没有养过孩子。那雪白的屁股,粉嫩的小腹,可以说是我一生未见过的活宝贝。这女人的屁股硕大而圆润,两瓣臀肉间的沟子既紧又深。那小腹的尽处,却是我所玩过上百个女人中第一次见到的奇货。通常的女人不管皮肤再白,那销魂的肉缝总会比较深色,但是素蓉的肉洞口却是两片和屁股一般雪白的细皮嫩肉凸凸地隆起。一条细细的肉缝夹住一颗粉红色的小肉粒。四週一根毛儿都没有。两条修长的大腿,一对玲珑的小脚儿,真是人见人爱。我伏在她一丝不挂的肉体上到处吻个不停,她的小手儿握住我粗硬的肉棍儿轻轻地摇动着,低声说道「亲亲,我一见到你,就恨不得让你玩一顿,今个晚上就让你尽情玩我吧」 。那声音之娇媚,淫浪,十足扣人心弦,勾人魂魄。       我趴到她软棉棉的肉身上,她的粉腿自动分开了,那小肉洞里的浪水,已经涌了出来,滋润了迷人的小肉唇。素蓉伸下手去握住我的下体,带到她湿淋淋的肉洞口,边说道「亲亲,我下面好久没有挨男人插过了,一定很紧,你先慢慢弄进去,轻轻地抽我。等鬆了再使劲吧」 。我的肉棍儿慢慢地挤进一半的时候,她深吸着气,瞇紧着双眼,我感到她肉洞里又紧窄,又温软。我用力挺了进去,祗听到她叫了一声「哎哟亲亲,你顶到我的花心了,好舒服哦」 。她的叫声是那幺娇媚和放浪,小肉洞箍吸着我粗硬的肉棍儿,我低头在她两粒奶头上吮了一会儿,就开始抽插了。她的小肉洞在我用肉棍儿抽插时,却不停地收缩着,使得我的肉淩儿在她肉腔里重重地刮动着那些暖暖的嫩肉。素蓉又娇又蕩地浪哼着,像是替我努力玩她而喝采,同时又挺着屁股向上迎凑着我插下去的肉棍儿。一会儿,素蓉的肉洞儿一阵抽搐,週身打着颤。我也感觉到她肉洞里涌出一股热流。而她却娇喘着,像是在叫,也似在哼。我热得发涨的肉棍儿,又是一阵狠狠地抽插,我们交合着的地方发出「扑滋」「扑滋」的声响。我越插越猛,素蓉也越哼越浪。她把腿绕到我的腰际,一对玲珑的小脚互相勾住,肥白的大屁股,贴紧我的大腿股。她用手一按我的屁股,说道「亲亲我怕你太累了,你顶着我下面,休息一下吧」。       我真的把肉棍儿深深顶入他肉洞儿深处,她却扭动屁股,收缩着小腹一下一下地夹了起来。我舒服得浑身的毛管都放开似的,从头顶到脚心无处不是酥酥麻麻的,忍不住又抽送起来。我向床头的镜子望过去,由脚后反照过来的样子,真是太美妙了。素蓉那白白嫩嫩的小肉洞儿,夹住了我粗硬的肉棍儿。我挺入时,两旁肉唇而也带了进去。我抽出来的时候,肉腔里粉红的嫩肉也向外一翻。浪水横溢,肉体交合处一片滋润。素蓉忽然叫了一声「青梅」使我一楞。没有来得及向她问话,青梅已经飘然进来了。素蓉说道「青梅,替你叔叔推一推,我怕你叔叔太累了」 。青梅脱去上身的衣服,祗穿着一件大红色的内裤,挺着一对尖尖的雪白乳房,掀开了纱帐,笑瞇瞇地扒上床来,用一对粉嫩的手儿推着我的屁股,使我的肉棍儿又深又沈地频频椿捣着素蓉多汁的肉洞儿。素蓉浪哼浪叫着没有停过口,忽然紧紧地搂住我的屁股使我的肉棍儿插得更深入,青梅也停止推我的屁股,却搂住我的身体,用她的乳房紧贴着我的背脊。这时素蓉的肉洞儿像鲤鱼嘴样的一鬆一紧地抽搐着,满脸狐媚地笑问「亲亲这样子你舒服吗」 。我夹在两付女人的赤裸的肉体间,舒服得说不出话来,全身一阵兴奋,底下的肉棍儿猛然一跳,我的浆液猛射出来,喷入她肉洞深处。素蓉像打冷颤一样地颤抖着,我也软软地摊在她身上。我的肉棍儿渐渐缩小了,素蓉的双脚也慢慢放下来。肉棍儿缓缓地滑出她的体内。我翻身躺在素蓉的身边,青梅脱下她的底裤,替我抹抹胯间的液汁,再叠一叠,塞住素蓉正在溢出浆液的肉洞。素蓉自己摀住了,娇媚地对我说道「我今晚有事,不能陪你睡,就让青梅陪你睡吧」 。我还未回答,素蓉已经下床到净室去了。       青梅笑着对我说道「叔叔你先躺一躺,我去服侍娘洗洗就来陪你。说完也下床去了。我闭目休息了一会儿,青梅又掀开纱帐,对我悠然一笑说道「娘叫我来帮你洗洗底下。」 我懒洋洋的回答「好累哟不想起来了」 。青梅却逗给我一个媚笑,她说「不用叔叔起身,我会帮你洗得乾乾净净的呀」 。说着她就趴到床上,倒转头跪伏在我身旁,高翘起一个大白屁股,我不由得伸手去摸了一把,真是又细又白。青梅却扶起我软小的肉棍儿,一口含入嘴里,一股热气顿时包含着我的下体,她的嘴唇从我的毛茸茸的根部一直吻上龟头,还不断用舌头儿交卷舔弄。我抚摸着青梅嫩白的臀肉,底下的肉棍儿又迅速地在她小嘴里膨涨,青梅已经不能整条含入嘴里了,她就咬着龟头吮吸。我的肉棍儿在青梅小嘴里猛跳了两下子。她哼了哼,吐了出来,回头用媚眼望着我问道「叔叔,要不要试试青梅的小肉洞儿」。我笑着点了点头,青梅媚媚一笑,一个转身,双脚分开蹲在我身上,自己拨开那小肉缝儿,往我肉棍儿就要套下去。可惜她那儿太小了,一下子没套进,痛得叫了一声「哎哟叔叔,你的东西好大呀」 。于是把双腿又尽量分开,让我的龟头抵在她肉洞口,然后左右摇动着他的屁股,才总算套进去一个龟头。青梅的肉洞儿,小得太利害,把我的肉棍儿包得又紧又热。她也咬着下嘴唇,像是挨受不住似的。不过她还是一点一点地往下套,当套到底后,她无力地坐到我大腿根,上身伏下来,一对坚挺的肥奶,在我胸口上磨着。她说「叔叔,你那里好大呀怪不得娘刚才浪成那样了」 。青梅开始收缩着肉洞儿,夹得那幺均匀,一鬆一紧的,真使我舒服极了。我双手摸捏着她的屁股,到底是女孩子,细皮嫩肉的,而且很有弹性。       我摸到她的小屁股眼儿,也是湿湿的,我将手指一揉,感到那小屁眼儿正在一鬆一缩的。我就伸进一点儿手指,青梅有节奏地收缩着底下的肌肉,两个肉洞儿同时在吮吸着我的手指和肉棍儿。嘴里浪哼着问「叔叔,青梅的小洞洞好不好玩呢?」 我陶醉在兴奋中,没有出声回答,却觉得她的肉洞里越来越湿润了。青梅开始抬起她的臀部,让我的肉棍儿在她底下出出入入。我把双手从她的屁股移到她的乳房上摸捏着,青梅也开始兴奋了,她脸红眼湿,小肉洞儿却仍然频频在套弄。我也为她的浪态所感染,尾龙骨一阵奇痒,就把浆液喷入她的体内了。青梅也感觉到了,她停止了套弄,把小肚子尾紧紧贴着我,小肉洞一收一放的,像小孩吃奶一样吮吸着我的肉棍儿。       我的肉棍儿软下来了,青梅仍然用她的肉洞儿夹了一阵子,才让我的肉棍儿退出她的体内,却用小嘴衔着,还用舌头儿把肉棍儿舔的乾乾净净,我因为白天旅途的疲倦,也不知不觉地睡着了。半夜醒过来,灯火仍然亮着,我发现青梅枕着我的大腿睡在我身边,小嘴儿仍然衔着我那条软下来的肉棍儿。她的下体正向着我这边,细毛茸茸的肉洞口有些浆糊状的东西还没有抹去。望着这香艳的景况,我的肉棍儿不禁又在青梅的嘴里膨涨起来,直顶她的喉咙。青梅被弄醒了,她睁开双眼娇媚地一笑,就吐出我的肉棍儿说道「叔叔,你把我弄得透不过气了,你要不要小解呢我去拿来给你在床上用吧不必下床啦」。我点了点头,青梅便下床到净室拿了一个夜壶,我爬起来,蹲在床上,青梅让我扶着她的香肩,又用手儿轻轻把我的肉棍儿扶正。方便完毕,青梅又到净室去了一会儿,才回到床上了,身上仍然是一丝不挂的。我把她光滑的肉体搂入怀里,青梅依在我怀抱里,向我讲起有关这儿的故事来。      原来街口卖面的老汉,正是青梅的同乡。半个月前,素蓉曾经叫青梅放口讯,说是有房子分租,其实是在物色单身的外乡男子。不过小镇的远道客虽然不少,但总是行色匆匆,所以我还是第一个被指引到这里来的。素蓉一见到我,已经觉得很合眼缘,遂令青梅刺探,以致短短几个时辰的功夫,我已经一箭双鵰,不但和素蓉有了肌肤之亲,而且让她身边的青梅侍浴陪寝,极尽风流之乐事。我抚摸着青梅坚挺的乳房说道「你娘亲待我这幺好,真不知如何以报」 。青梅笑道「娘亲和你结交,无非是彼此图个快活,你儘管放心在这里住下去,不必耿耿于怀呀。」        这时候,自鸣钟已经敲了三下,青梅说道「娘就来陪你睡觉了。」 果然不多久,房门「伊呀」一响,白素蓉飘身进来。青梅连忙起身迎接,我也坐了起来。素蓉走到床前,笑吟吟说道「青梅服侍得你好不好呢?」我连忙回答道「很好很好多谢你这幺的厚待我呀。」 素蓉笑道「不用客气的以后我还会让你玩别的女人,祗是你可不要忘了有时要慰籍一下我呀。」我连声说「岂敢岂敢」 。      这时青梅已经帮她把衣服一件一件地脱下来,白素蓉终于一丝不挂地投入我的怀抱里。我搂住她的娇躯,又捏乳房,又摸屁股。亲热了一会儿,那条粗硬的肉棍儿已经钻入她滋润的肉洞去了。我就要挺腰抽弄,素蓉按住我说道「不要抽动了,我刚才已经让你玩的很舒服了,你路上也累了,还是睡睡吧。」 我笑道「刚才有睡过一会儿,所以现在还很精神哩!」素蓉搂着我道「你刚才也餵了青梅一次了吧,」我点了点头。素蓉笑道「所以还是歇歇吧乖乖的插在我下面,不要动了。」于是我让素蓉侧身卧在我身上,肉棍儿深深地贯入她的肉洞里。素蓉像似很累了,很快就睡着了,我回忆着刚才和素蓉以及青梅亲热的交欢场面,也满足地入睡了。       一连两天,素蓉都是在晚上九时左右就离开,祗留下青梅陪我。直到半夜再回来和我一起睡。我心里很纳闷,又不方便直接问她。第四天晚上,素蓉和我温存一番,又飘然而去了,青梅正用她的小嘴衔着我的肉棍儿认真地替我清洁的时候,我好奇地问青梅道「你娘亲做什幺生意呢为什幺总是在这个时间最忙呢?」青梅吐出我的肉棍儿笑着回答说「你想知道吗我都不知道怎幺说好,不如等一会儿我带你去看看就明白了呀。」 于是青梅为我洁净好了,就替我穿上衣服,然后带着我走进素蓉平时睡的房间。青梅打开一个衣柜,里面竟是一道暗门。我随着青梅走进去,里边是一条青砖砌成,长长的通道。青梅在我耳边低声嘱咐我不要出声,然后小心地打开墙上的一个约摸斗大的小门。青梅向里头望了望,然后回头示意我向里面望进去。       祗见里面有一对赤身裸体的男女正正在床上做大力戏。青梅小声在我耳边说道「这女人是男人的媳妇哩这两人每个有总有一两次要来这里偷情的。」我仔细一看,有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仰卧在床上,身材不大,但是一条肉棍儿却是又粗又长。伏在他身上的女人约二十来岁,皮肤不算白,但是很丰满。她骑跨在男人的身上,蠕动着屁股,肉洞儿频频吞吐男人那条粗硬的肉棍儿。那一脸的浪样儿,像似饥饿已极的神色。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别人交合时的情景,不禁看得血脉愤张,双腿间的裤子也被高高撑起。我一边看一边摸捏着青梅的屁股,又引她的手儿去摸我硬起的肉棍儿。青梅知趣地拉开我的裤子,把粗硬的肉棍儿放出来,浪浪的低下头,用她的樱桃小嘴给我含住了吮。我继续观看房间里偷情的男女,祗见那女人软软地伏在男人的胸部,隐约听见她娇声说道「爹,我週身都酥麻了,你上来插插我吧。」男人翻身把女人压到底下,那女人赶紧将他粗硬的肉棍儿引入自己湿润的肉洞里。男人开始了狠抽猛插,干得女人摇晃着头浪叫着不停。       青梅的小嘴也随着屋里那女子叫声的节奏套吮我的肉棍儿。屋里的男人插得狠,插得快,青梅的小嘴也含得紧,套得频。我望着屋里女子淫姿浪态,彷彿自己的肉棍儿已经插入她的肉体淫乐。一种舒服透顶,竟喷了青梅一嘴的浆液。青梅紧紧地含着我的肉棍儿,并把我射入她嘴里的浆液,一滴不漏的吞下去。我问青梅道「你娘亲是不是经营客饯呢?」 青梅抹了抹嘴笑道「你再跟我看看其他房间就知道了嘛!」       说着又托着我继续走了一个房间的位置,她打开一个暗门望了望,说道「小翠不在,我们到轻红的房间看看。」说着又拉我向前走去,她打开另一个暗门,立即有一阵淫声浪语传出来。我和青梅一齐进去,祗见房间里灯火通明。大床的床沿躺着两位一丝不挂的年轻裸女,其中一位女子生得小巧玲珑,一对乳房却特别硕大而坚挺。两条雪白的嫩腿高高地举着。双腿间有一位约摸三十来岁的男子,正舞动着腰股将粗硬的肉棍儿,向着她小腹尾的肉洞频频抽塞。裸女的乳房随着男人的抽弄有节奏地抛动,那阵阵淫呼浪吟正是从她嘴里发出。另一名女子生得珠圆玉润,她的双脚垂下地,毛茸茸的肉洞口湿淋淋的,显然也是刚刚被男人插过。青梅告诉我说「正在挨插的姑娘名叫轻红,虽然个子小一点,可是一对乳房特别巨大,所以好多客人都喜欢玩她。另外那个姑娘叫做小翠,本来应该在刚才的房间的。可能那个男人喜欢一次玩两个,所以把她也叫过来了。」 我问道「这里是不是妓院呢?」青梅摀住我的嘴说道「小声一点说话,一会儿回去以后,我才慢慢告诉你嘛。」        这时屋里的艳戏还在进行,不过那男子已经从轻红的肉洞里抽出肉棍儿,而捉住小翠的一对小脚高高举起,然后将肉棍儿挺入她的毛茸茸的肉洞里。小翠「哎哟」地叫了一声,接着也哼哼渍渍地呻叫起来。我伸手去摸青梅那浑圆的屁股,青梅却拉着我的手插到她的裤腰里。我往她的肉缝一掏,却染了一手湿淋淋的骚水。我向她微微一笑,青梅羞着把头钻入我胸前。我将她的娇躯抱起来,回到我住的房间里。我把青梅剥得精赤溜光,青梅也将我的衣服脱得一件不留。我摸捏着她一对坚挺弹手的奶子,胯下的肉棍儿又硬立起来。我让青梅坐到怀里,她的肉洞也便套上我的肉棒子,青梅热烘烘的肌肉紧紧地挤迫着我塞在她肉体里的部份。她肉紧地蠕动着身子,用她的肉洞吸纳研磨着我的肉棒子,彷彿要将吞食进肚子里似的。但是较早时我已经在素蓉的肉体里喷过一次,刚才偷看俩翁媳私通时又让青梅的小嘴吃了一次。现在无论青梅怎样活动,我仍然金枪不倒。结果青梅的肉洞里倒自己磨出许多水汁来,终于软软地依在我怀里不动了。我抱着青梅躺下来,粗硬的肉棍儿仍然塞在她身体里。青梅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对我讲起有关她娘亲所经营的妓院。       原来就在这所房屋的后面,白素蓉暗中经营着一间小小的妓院。那里祗有四位姑娘常驻接客,她们是白素蓉从外地买过来的,另外还有几个本镇的寡妇间中偷偷来做。这些女人经过她的药物和驯炼后,个个都成了淫娃蕩妇。所以到时到候,总有一班长客,暗中在这里作乐。有时还自己带了女人来借地方偷情,除了刚才所看见的翁媳外。还有一对叔嫂,也曾经来这里私通哩。素蓉有一位当年在青搂时姐妹替她出面应付客人,但是钱银的事,到底是自己打理比较合适,所以素蓉每天晚上总是要到那边收数。我笑着问青梅道「你和娘亲有没有偶然拣过自己喜欢的客人受用受用呢?」        青梅用力把我的肉棍儿夹一夹,回答我说「那倒是很罕有的哩因为到这里大部份都是熟客,娘亲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几年来,我祗知道她有三两次扮成姑娘接远道的客人,还必须小心翼翼,当心让人知道。我自己也祗试过两三次。其中有一次是因为旺场时,又刚好玉环来月事,所以去替工。谁知遇上一个老伯伯,把我又捏又挖,弄得我好想给他插进去时,他却举不起来,真气人。」       谈笑间,房门「呀」的一声,素蓉回来了。她掀开纱帐,青梅赶快要从我身上爬起来。素蓉拍拍青梅的屁股说道「不用拔出来,刚才我月事来了,今晚你就陪叔叔到天光吧不过明天一早要记得去买菜才好。」 青梅笑道「知道了,娘亲。」 素蓉回房去了,青梅就让我搂抱着睡,我的肉棍儿也一直插在她的肉体里。直到天明鸡叫,我又把她压在下面抽插一轮,青梅浑身酥软了,我却没有射出来,直到她讨饶,我才放过她。青梅爬起来,八字脚地走出去了。       我又睡了好久,直到青梅回来叫我起床。我和素蓉一起吃过午饭之后,素蓉又到后院那边,我也坐下来开始我的写作。素蓉回来吃晚饭时,笑着对我说道「真是巧,青梅的月事也来了。不过你也已经知道我们的秘密了,吃完饭,就叫青梅陪你到后院挑一个姑娘陪你过夜吧。」 我连忙说「承蒙你这幺厚待,我真不知怎样报答才好。」 素蓉笑道「不必客气了,祗要你也好好对待我们俩母女,就皆大欢喜了嘛。」        晚饭之后,青梅果然带我到后院的通道偷看姑娘门接客,我们逐一从暗洞望进去,除了轻红和小翠之外我又看见了玉环和惠香等另外两位姑娘。以及一个偷偷出来做的本地的寡妇。青梅告诉我这个寡妇的花名叫做玉卿。因为时候还早,四个姑娘的房间里还没有男人。祗有玉卿的房间里有一个大约四五十岁的男人。青梅问我喜欢那一个姑娘,我摸着她的乳房笑道「喜欢青梅你嘛。」 青梅笑道「饱死了谁不知道你们男人最贪心了,况且我今天不乾净,都不能让你玩。」 我笑道「你的奶子可以让我玩嘛。」 青梅笑道「你喜欢搓奶子,不如去搓轻红的吧,这里所有的女人中,除了我娘亲之外,谁也比不上她那一对大奶子哩。」 我笑道「我们先看看玉卿怎幺应付客人好吗?」青梅笑道「也好不过你到底挑那一位姑娘呢我要先去通知娘亲,叫她不要接过夜的客人呀。」我笑道「就听你的吧。」青梅说道「那你在这里等一等,我去去就来。」 说完就向暗道的尽头走去。       于是我一个人从小洞望进去,那位中年男子已经光脱脱的躺在床上了。那位叫玉卿的姑娘,大约也三十左右了。天生一张骚蕩的脸蛋儿,却有一副看来还未曾生育过的身材。皮肤不算很白,又是个特别肥大的屁股。一双小脚,正骑在那个男人的身上。那客人像是毫不在呼似的,又像在闭目养神。而玉卿却骑在她身上颤动着肥大的屁股,在那儿左右摇晃,不时地抽套着。她开始娇喘着呻叫了,却仍然不停地抽套。那对肥大的奶子也一上一下地抛动。那男人就伸手去摘弄她的奶头。青梅很快又回来了,我学屋里的男子,把手伸进青梅的上衣里捏住她的两粒小青梅不放。青梅娇声说道「叔叔坏死了,知道人家不能玩,却偏要作弄人。」话虽这幺说,却也没有争扎和推拒,乖乖地让我玩弄她饱满的乳房。我边摸捏她的乳房,一边笑着说道「有样学样嘛对不对呢?」 青梅也说道「叔叔喜欢,我那敢说不对呢我们看看别的房间好不好呢?」 我说道「也好,看那一个房间呢?」 青梅道「看玉环吧刚才我出去时,见到她的熟客来了。」        于是青梅带我到另一个秘窗,我们望进去时,玉环已经替客人脱光了衣服,让他睡在床上。那是个高个子,一根又粗又长的肉棒子,已经高高翘起了。玉环却自己在脱裤子,一个肥大的屁股露了出来,一身的肥肉颤颤地睡在客人的身边。一手握着那条肉棒子浪浪地说道「哎呀好大哟。」 说完却俯下头,张开小嘴一口含住。那男子让她吮吸了一会儿,终于忍无可忍地翻身趴的玉环身上。玉环也伸手拉着他的肉棒子往自己的肉洞里塞进去。客人使劲地抽插,玉环娇媚地浪叫起来。我说道「玉环真没用,一插进去就软了。」 青梅笑道「她是故意叫床的,好让男人快些出精嘛。」我捧着青梅的脸蛋,在她的小嘴亲了亲说道「那你让我玩的时候又是不是故意叫床的呢?」 青梅说道「我被你玩得死去活来,还像似假装的吗我又不是像玉环她们,每天都要让男人弄好多次,我可是被你一抽弄,就真的酥麻了呀。」 我把青梅的粉腮轻轻地拧了一下说道「小丫头,你一把小嘴可真管用,净说好听的话儿,迷死人了。」        青梅娇声说道「当然啦我这张嘴不止可以说些好听的话,还可以为叔叔含肉棍儿,让叔叔快活爽爽哩。」 我搂着青梅又摸又吻的,青梅娇笑道「叔叔一定是看了人家在玩,等不及了。不如我们回房去,我去叫轻红来让你出出火吧。」 说完就拖着我回到前院我住的房间里,她叫我等一等,就连蹦带跳地跑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房门推开了,一位身穿深绿色旗袍,二十岁上下的女子走了进来。她先向我弯腰行了过礼,然后笑吟吟地开口说道「白娘娘叫我来陪陪叔叔过夜,不知叔叔喜欢我吗?」我对她点了点头。轻红便站在我面前把旗袍上的布纽一颗一颗地解开来,我先看见她两个嫩白的肉球忽然跳了出来。轻红娇羞地对我笑一笑,又继续把她的旗袍完全褪下去,一副鲜嫩白晰的肉体顿时展现在我面前。轻红一对丰满的乳房和她娇小玲珑的身段吓得很不相乘。可这样子更令我感到她的双峰颤动着,充满了诱惑。       轻红向我投怀送抱,我也老实不客气地摸捏着她的双乳。轻红说道「刚才青梅妹吩咐我替她为叔叔洗澡,我也想洗的乾乾净净的,再让叔叔受用哩。」我点头称好,轻红便把我脱得精赤溜光,她脱我衣服的同时,我的双手一直没有离开她那一对鲜嫩饱满的乳房,儘管那两粒奶头不知经过多少男人搓摸。却依然是那幺红艳诱人。我不禁讚道「好漂亮的一对奶子呀!」 轻红也说道「叔叔,一会儿洗过了,我全身的浪肉都任你玩呀。」 这时我底下的肉棍儿早已坚硬地竖立着,恨不得立即将轻红按倒在床上干进去。可是她小小的手儿已经拉着我粗硬的肉棍儿向净室走去。       轻红先扶我浸到浴桶里,然后在我眼前仔细地洗擦着她身体的每一部份,换特别地把她的小肉洞里里外外都翻洗了。然后她替我洗擦身体,她的手势显然没有青梅那幺纯熟,大概青梅为她娘亲洗惯了吧,不过当轻红为我洗那粗硬的肉棒子的时候,那手势却显示出她是玩鸟的能手了。我那条肉棍儿被她棉软的手儿搓弄摸捏,舒服得几乎要喷出浆液来。我忍着自己的冲动,也去掏她毛茸茸的小肉洞。轻红用乾毛巾抹乾我和她身上的水渍,便和我一起到了床上。       轻红先用她那一对大乳房夹着我的肉棍儿玩了一会儿。再用她的小嘴衔着吮吸,到底专业就是专业,我让她吸得打心眼里酥痒,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镇定自己。轻红吐出我的龟头笑道「叔叔,你放鬆点,高兴时就儘管射进我嘴里吧你先出出火气,轻红再让你插底下的小肉洞儿,你会玩得更开心哩。」我本来就已经箭在弦上,听她这幺一说,便在她再度把龟头含入时,把精液喷了她一嘴,那时她也又吮又吸,而且「骨碌」「骨碌」地把我喷入的浆液一滴不漏地吞了下去。接着她继续吮吸着我软下的下体。轻红的小嘴实在利害,简直有死蛇翻生的功能,很快的我又被她弄硬了。轻红就跨到我身上,把她的肉洞儿套下去,我觉得又湿又滑而且暖呼呼的,也挺着腰配合她的节奏。轻红拉着我的手全玩摸她的乳房,又对我说道「待会儿你要再射出来时,我让你插进屁股眼里射。然后我们睡一觉,醒了我再让你正正经经玩到喷出来好吗?」,我完全赞成她的提议,于是在她套得我兴起时,我就採取主动。轻红伏在床上,昂起嫩白的大屁股让我从她的臀缝插进去。她让我弄得淫呼浪叫,直到我喷入后,才相拥着安睡了。      次日清晨,青梅进来收拾时,我醒了过来,祗觉精神爽利,肉棍儿也一柱擎天,便下床将轻红的肉体移到床沿,举起两条嫩腿,玩起「老汉推车」来。轻红被我插醒了,就自己高举着双腿,让我腾出双手去摸捏她的乳房。青梅也过来推我的屁股,这下子足足把轻红玩了半个时辰,才在她迷人的肉洞里喷发了。轻红用她的手儿摀住灌满我的浆液的肉缝下床离开了,我却继续睡着了。直到午饭的时候,青梅把我摇醒了,我睁开猩松的睡眼,一把将她拉过来摸乳房。青梅说道「你真是的,轻红的大奶子还没摸够呀娘亲叫你去吃饭啦。」       我穿好衣服随青梅到前厅,素蓉已经在那儿等着了,一见我,就笑吟吟地挨过来说道「昨晚辛苦了吧睡到不知醒哩你在这儿住下来,女孩子有得你玩的。过几天我要再到城里接一个小姑娘过来,她还是个处女哩来了以后,就先让你开苞吧。」 我搂着素蓉说道「你这幺厚待我,真不好意思。」 素蓉笑道「没说的,你对得我们也好嘛。」 青梅插嘴说道「叔叔,今晚又试试那一个姑娘呢?」素蓉道「这里的姑娘,你叔叔迟早都有得玩,今晚可一个特别一点的女人让他玩个痛痛快快哩。」        我听了觉得奇怪,楞楞的望着素蓉。素蓉「吃吃」的一笑,对我说道「哥,我的一切,青梅都告诉你了。我有心和你一起过日子,你要是不愿意也没有关係,反正我们是各有自由。不过你既然无家无室,那份教书的买卖,就不要做好了。我这里不但有的是漂亮的姑娘,还有些人家的女人来往哩。今晚我就找一个大户人家的姨太太,她是我们对面赵家的三姨太。赵太爷已经七十几了,所以她有时都会溜过来我这里偷吃。不过我知道她天生贱骨头,要让男人虐待才特别兴奋。你可以儘管狠狠地插插她。」接着又在我耳边告诉我一些收拾女人的法子,但说完之后,却娇媚地依在我怀里说道「你可不许拿这法儿收拾我呀。」 我把手放在素蓉的酥胸上摸捏着她涨鼓鼓的乳房,说道「你对我这样好,我怎幺好意思难为你呢」说着我也望了望还在吃饭的青梅。青梅赶快插嘴说道「也不要对付我啊。」 素蓉笑道「小妮子如果不乖巧,你就帮我收拾收拾她。」 青梅都着小嘴说道「叔叔如果把青梅整死了,可没人帮你推屁股了呀。」 我哈哈笑道「小青梅,你那幺可爱,我怎幺捨得玩死你呢?」素蓉也对青梅说道「乖乖的就不必了,如果不听话,可要小心我叫你叔叔玩得你脱下一层皮。青梅扮鬼脸伸了一下小舌头,没有再说什幺。       午饭过后,我又是继续我的写作。吃过晚饭,素蓉吩咐青梅带我到后院,自己也离开了,说是要去接赵家三姨太。我随着青梅走过那条秘密的过道。我想再偷看里面的春宫,青梅说「娘亲很快就会回来的,下次再看好吗?」青梅带我走到一个暗门,推开进去,却是一间收拾得窗明几净的房间,从布置方面看来,好像是较早时偷看到翁媳通姦的那个房间。一进房间里,青梅就投进我怀里撒娇地说道「叔叔,今晚你在这里享福,青梅的底下会痒上一霄哩。」 我摸捏着青梅的乳房,如果不是她月满鸿沟,我真想先插她一顿。青梅柔情脉脉地望着我说道「叔叔,你上床歇着吧娘亲就快来了呀。」 我放开青梅,装成熟客似的,先往床上一躺。青梅微微一笑,就悄悄退出去了。       不一会儿工夫,素蓉带了一个女人进来。我坐起来一看,魂就飞了天外。原来赵家三姨太确实是一位明艳照人的美人儿。素蓉把她拉进床前说道「大爷,这是新来的小玉。」小玉向我娇媚地一笑,欠了欠身行了个礼。素蓉笑道「小玉不懂规纪,一切请你多多包涵。皮肉儿又嫩,你多多怜惜哟。」 我大模大样地说道「没有说的,祗要挨得住插就行。」 素蓉打趣道「你放心,活儿不错,你玩上就知道了呀。」 素蓉又将小玉的身子向我一推说道「好好让大爷受用吧大爷要怎幺玩,可要乖乖的顺从呀。」又对我说道「早点歇着吧叫小玉替你脱衣服好啦。」 素蓉笑着走出去,小玉跟上去关上门,又走回来,向我腿上一坐,就骚骚的叫了我一声「亲哥哥」 ,我伸手就去摸她的奶,她扭着屁股,一声浪笑,替我脱衣服。当她看见我那粗壮的肉棍儿时,竟高兴得张嘴就含了起来。我让她啜吮了一会儿,摸着她的头儿说「小玉,上床吧。」 小玉哼了一声,吐出了肉棍儿,脱去她上身的衣服,然后向我逗了个媚眼儿,慢慢的脱下她的裤子。原来她也是一个白嫩无毛宝贝儿。   小玉赤裸裸的投入我的怀抱,我细看了她的全身,细白嫩滑的,还逆找不出什幺毛病来哩,比起素蓉,要多几分青春。比起青梅,却胜一点细嫩。我拨开她一双嫩白的粉腿,祗见浪水已经冲出了口子。我将她压在下面,她握住我那粗硬的肉棍儿,导向她滋润的肉洞口,轻声说道「亲哥妹那里小,轻一点呀。」        我因为急于知道她的底细,所以用力一插,一下子插到了底。小玉「哎哟」的叫了一声,把我的身体紧紧搂住。我觉得她肉体被我闯入的部位在收缩着,温软的小肉洞紧窄地包围着我粗壮的肉棍儿。我先不抽送,享受着她一夹一夹的乐趣。这小肉洞儿可夹得逆好,又匀又紧的,一下比一下快,脸上的浪样儿,好像都要浪出水来了,哼哼稭稭地没有停过。我双手掐着她丰嫩的屁股,这小嫩肉的夹劲儿,也越来越用力。忽然,她停止了夹动,却扭起了她那肥白的大屁股,用她那小穴心子,在我龟头上研磨着,越磨越快。哼哼稭稭的,也分不出是从喉咙或者鼻子发出声音。过了一会儿,我觉得一股热流冒出浸淫着我深深插在她体内的肉棍儿。接着瘫软着身子,不再动了。我知道她已经洩过一次身子了,便提起精神,用那九浅一深的方法,抽到了头,又插到了跟,一下更比一下重。抽插得他的头在枕头上不断地摇晃,娇喘连连,淫哼浪叫着。我耳听着她又骚又浪的叫饶的声音,眼看着她脸红眼湿的淫蕩样儿,觉得特别喜悦和兴奋,越插越又有劲头。       我狠抽猛插了足有五六百下,小玉骚骚蕩蕩地挺着小腹,迎接我粗硬的肉棍儿一次一次的进入她肉体里。一阵阵浪水继续冒出来,一身的浪肉,都在摇晃着,渐渐地,她祗剩下微弱的娇喘。终于头儿不动,手脚也软了。整个身体像睡熟了一样,祗有那白白嫩嫩的酥胸在微微地起伏。我真的有点儿怜香惜玉,不忍心再插她了。可是我的肉棍儿偏是硬梆梆,热辣辣。又想起素蓉事前的吩咐。就先把肉棍儿从小玉的肉洞儿退出来,仔细察看那个刚才任我狂抽猛插的小肉洞。祗见那隆起的小丘像白馒头一样,洁白细嫩。湿润的洞口有片薄薄的小肉唇儿,又望望小玉的俏脸上的小嘴,那两片嘴唇儿也是薄薄的。       我分了分小玉的屁股沟子,那粉红小屁眼儿,正紧闭着。我再次把肉棍儿插进她的湿淋淋的肉洞里润一润,就拔出来抵在她的小屁眼用力一顶。小玉「哎哟」一声,痛醒过来。可是我的肉棍儿已经挤进去一个乌龟头。小玉睁开双目,用乞怜的眼光向我叫了声「亲哥儿」像似不堪承受。我不顾一切的顶送着,真是又紧又暖,不禁狂抽猛插起来。她起先是「哎呀」「哎哟」地浪叫,但是一会儿工夫,就已经承受得起似的,摇摆着肥屁股肉儿,嘴里也淫呼浪叫起来。我要她翻身伏在床上,昂起着大屁股让我玩,小玉马上乖乖的照做了。我一边抽插着她又紧又窄的小屁股眼儿,一面还伸手去揉她的阴核,果然,她的肉洞里冲出一股浪水,顺着嫩白的地大腿流湿了床单。同时她的小屁眼也一鬆一紧地收缩着我插入她身体里的一部份。我一阵舒服的感觉,那股热辣辣的浆液,就「扑」「扑」的喷入她的肉体里了。当我射出的时候,她把个大屁股,拚命的迎凑着我的肉棍儿,使肉棍插得深深的。我拔出之后,躺到了床上。小玉在我脸上吻了吻,就下了地,像妓女似的,倒了热水,洗擦了自己底下的肉洞儿和屁股眼。然后又拧了一把热毛巾,伏在床上替我把下身洗得乾乾净净。还把一对卵蛋儿擦了擦,才把毛巾往水盆一丢。然后在我那条已经软小的肉棍儿上,亲了一个嘴。又放在她嫩嫩的脸蛋上搓揉一会儿,才睡到枕头上。我搂住她滑美细腻的肉体,竟然昏昏地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我觉得下面痒丝丝的,原来小玉缩到床中心,用小嘴含住我的肉棍儿,慢慢地含.挑.吮.吹,竟把我弄醒了,肉棍儿也硬了起来。她更加卖力地紧紧含着,一下一下的套弄着。我被她灵活的小舌头舐吮得一阵子酥麻。我说道「小玉,你好利害哟我就要洩出来啦。」 小玉没吭声,祗刁着我的肉棍儿对我点了点头,更加含得紧紧的。我一阵快美下,喷了她一嘴。小玉衔着我的肉棍儿,直到我不再射出了,才一口吞下满口的浆液,还把我下面舔得乾乾净净。我昏昏欲睡时,记得小玉枕着我的大腿,又将我的肉棍儿含入嘴里。       次日天未明的时候,我又让小玉吮吸着肉棍儿而弄醒过来。她一见我睁开眼,就吐出我的肉棍儿,浪浪地笑道「亲哥哥,小玉底下好想哟你,玩小玉一场痛快的吧。」 我见她骚得可爱,便撩起一阵慾火,又加上清晨时分,精力特别旺盛。下床用过厕所之后,就站在床边,举起她的双腿奋力的狂抽猛插起来。这下子可把小玉奸得如癡如醉,欲仙欲死。完事之后,她侍候我穿上衣服,洗了脸,我丢下钱,像个客人似的,走了。       我从大门出来时,因为天色尚早竟没有遇上别人。我兜了个圈子,回到我的住处,我敲门以后,青梅睡眼惺忪的出来开门。回房以后,青梅又依入我怀里。她说「昨天晚上舒服吗那个姨太太够味儿吧吧。」 我摸摸她的屁股说道「没有你够味儿呀。」 她向我腿上捏一把说「哼我才不相信哩。」我又睡下了。自从来这里之后,我每天至少都玩过一名女人。彷彿是我几十年来少近女色的突然补偿。我简直陷身春梦之中,可这毕竟是现实。       这一天下午,我坐在书檯上继续我的写作,想想算算,已经到这里半个多月了。在这些日子里,我不时和素蓉共效枕席之欢娱。夜里又有青梅这一位乖巧的可人儿伴寝,任我要摸就摸,要玩就玩。真是天仙莫及啊。正想得出神,青梅飘进屋里来了。她扑在我怀里说道「娘亲到城里去接一个新到的女孩子,今个晚上叔叔和青梅到她的床上乐乐好吗?」 我吻过她的小嘴,又摸着她的乳房笑道「为什幺一定要到素蓉的床上呢?」青梅卖关子地说道「今晚你就知道嘛。」 我并不追问,祗是把手插入她的裤腰,掏弄她的肉洞说道「好吧,我就等到今晚才亲身体会。不过现在是你自投罗网,我可要先插插你这里哟。」青梅粉脸泛红,娇羞地说道「大白天的,羞死人了。」 这时我插入她肉洞里的手指头已经是一遍湿润,就说道「青梅,我知道你是好想的了,如果祗是担心突然间会有人来叫门,就不如别脱光,祗鬆了裤腰,露出那儿不就可以玩了嘛。」青梅笑道「亏你想得出,不过如果有人来,你可要放了我呀。」 我笑道「行啊我就先帮你鬆了裤子吧。」 说着我解开青梅的腰带,青梅把她的裤子褪下一截,就解开我的裤钮,把我已经粗硬了的肉棍儿掏了出来。青梅低下头儿,就要含入她的小嘴里。我摸着她的头说道「不必用嘴弄了,我先让你快活一阵子吧」 青梅抬起头,俏眼望着我娇笑道「也好叔叔你今个儿怎幺玩青梅呢?」        我没答话,祗将青梅的娇躯抱入怀里,青梅也乖巧地挪动着她的屁股,把她裸露出来的肉洞儿套住我的肉棍儿。我觉得让一阵温软紧紧包围着,舒服极了。我双手抚摸着青梅细嫩的屁股说道「青梅,我把你放到桌子上玩好不好呢?」青梅把她的酥胸贴紧我的胸前娇声说道「叔叔,我先把你夹一夹,等底下流出水了,才好让你放在桌子上抽弄嘛」说着,便收缩底下的小肉洞一鬆一紧地夹弄着。我也腾出一手去摸捏她的乳房。       俩人正在快乐的当儿,忽然大门外传来拍门的声音。青梅吓了一跳,慌忙争扎脱出我的怀抱,跑出去开门了。我略整了衣服,透过窗纱望出去,原来有人送一包大米来。青梅送走了来人,把大门关上之后,回到我房间里。一进来就投入我的怀里说道「吓死我了。」 我搂住她微微颤动的娇躯,伸出一支手去摸捏她的乳房。青梅娇媚地望着我说道「叔叔,我就要去煮饭了,等晚上再让你玩吧?」 青梅出去后,我往床上一躺,竞睡着了。       晚饭的时候,青梅把我推醒,要我起来吃饭。我张开眼睛一望,屋里已经点上灯,原来已经晚上八点多了。晚饭之后,青梅拉着我到素蓉房间的净室里,帮我洗了个澡,一边洗,一边说道「洗乾净一点好,我刚才已经洗得乾乾净净的了。」 我笑了笑,没有回答她的话,但是心里却在想洗得再乾净,回头也是让她的浪水淫液弄上一身。不过既然她喜欢,就由着她替我仔细地洗个乾净。倒觉得特别精神了。青梅光着身子拉着我赤条条地走到素蓉的床边,她先爬到床上,在后面纱帐的顶头的横条子处用力向下一拉,原来是一幅精工绘製的春宫图画。上面画着二十四式男女交合的姿势,画得维妙维俏。稍微到纱帐时,就像活动起来似的。       青梅已经睡到床上,见我注意地欣赏那幅春宫图画。就凑近我,张开小嘴叼着我的肉棍儿。还用舌头舔捲着龟头。在明亮灯光的照耀下,这帐里床上,真是春色无边。尤其是青梅那一身丰满白嫩的皮肉,更使我淫兴大发。我的肉棍儿猛然涨大起来,塞满青梅的小嘴。青梅吐出粗硬的肉棍儿,用一双绵软的手儿握着说道「叔叔,你的太大了,青梅的嘴巴含不得了。你把我的双脚吊在床尾的带子上,好让你插进下面去快活了呀。」我看看床尾,果然有两条红淩的布带子。青梅分开了粉腿,我就把她一对小小的嫩脚,分套在两根带子上。青梅细毛茸茸的小腹,拱得高高。粉红的肉缝中已经湿润了。一对坚挺的奶儿,由于她急喘的呼吸而高低的起伏着。我伏到她的肉体上,她连忙用手握住我的肉棍儿说道「叔叔,我的脚被你吊起来了,可祗有挨插的份儿,你可要轻轻的玩我呀,回头我照上面画的给你翻花样哩。」        说着已经把我的龟头带到她的肉洞口。我等她的手儿刚一放开,就是用力的一下,把肉棍儿一插到底。青梅大声叫了一声「哎哟」浑身颤动着,小肉洞是又紧又暖。我慢慢抽动着,那红嫩的细肉儿,被我的肉棍儿带了出来。插入时,连她那细嫩的肉唇儿也被塞进去。我越来越快地抽送着,青梅呻叫的声音越来越小。终于闭着眼睛不再出声了。我亲吻她冰凉的樱唇,舌尖伸进时,牙齿是咬住的。我摸摸她的胸前,透过软棉棉的乳房,传来她微弱的心跳。我继续让肉棍儿缓缓地在青梅的肉体出出入入,一方面还轻轻地撚弄着她的乳尖。过了一会儿,青梅甦醒过来,慢慢睁开眼睛。她娇柔地望着我说道「叔叔,你好利害哟青梅被你插得死去活来了呀。」我没回答,仍然观看着她小肉洞的肌肉让我的肉棍儿带进带出的,很是有趣。       青梅趁我拔出的时候,伸出手儿握着我那条肉棍儿说道「叔叔,你把我的脚放下来,让我歇会儿。等我回过气来,我给你翻花样儿呀。」 我依了她。青梅缩回两条嫩白的大腿,自己抚了抚被我插红了的私处。接着就参照那幅春宫图上的姿势骑在我身上玩「观音坐莲」。她抖颤着一对丰满的奶儿,把屁股又扭又摆,将我的肉棍儿深深地套到底。青梅浪浪地说道「叔叔,你把青梅的腰搂紧,我要磨你的乌龟头。」        我搂着她的细腰,青梅就摇动着屁股。我感觉到她温软的肉洞里,也有一团软肉在摩擦着我的龟头,既快感又有趣。她又说道「叔叔,你含着我的奶头儿呀。」 我吮吸着她的奶头,她却哼哼稭稭的,又出了浪水,娇喘着说道「叔叔,我又软了呀。」 青梅真的软了,她压到我身上,一动也不能动。我抚摸着她的肥屁股,慢慢地揉到她的屁股眼儿。我说「青梅,你的小屁眼儿,要不要也让叔叔插个死去活来呢。」 她连忙说道「叔叔,青梅的屁股不好,你爱插的话,就去插娘亲的,娘亲的屁眼儿倒是一绝哩。」我问「什幺样的一绝呢?你怎幺知道啊。」 青梅笑道「娘亲挨插的时候,我常在男人后面推腰。我听说她的屁眼很会吮男人的,吮得比青梅的肉洞儿还要好哩,叔叔,你自己试试就知道了。我的屁眼儿太小了,爹没过世的时候要插我,都进不去。我们还是玩花式吧。」       于是我和青梅便继续玩尽那幅春宫上所画的姿势。当玩到「隔山取火」的花式时,我趁着湿滑刺入青梅的屁眼里,果然奇窄无比。青梅痛得哇哇乱叫,不断求饶,她高声嚷道「哎呀痛得紧哟叔叔饶了我吧青梅的嘴巴和小肉洞任凭叔叔怎幺插都好,可千万别难为我的小屁眼哪。」青梅叫痛的声音彷彿给我一种莫名的刺激,我更加兴奋地让肉棍儿在她紧窄屁眼里活动。终于,我尽情地在青梅的挤迫体内喷射了。青梅仍然乖乖让我的肉棍儿留在她的肉体里,直至软小后自动滑出来。青梅又用她的小嘴吮吸乾净了,然后我们相拥搂抱。她对我说「叔叔,你就娶了娘亲好不好?」抚摸着她的乳房笑道「我要娶你,暑假之后,我带你回学校好吗?」 青梅娇声说道「叔叔,我不能嫁给你,我不想离开娘亲的。你娶了我娘亲,也就能玩我呀叔叔,你不要回去教书了。你就留下来跟我们过日子嘛。」我吻了她说「好吧,等你娘亲回来的时候,如果他再提起,我就答应她。」青梅甜甜的一笑,亲热地搂住我睡下了。※ | JKF捷克论坛